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筆記新說/馬屁鳥/陸布衣

時間:2019-06-11 03:13:26來源:大公報

  宋代岳珂的筆記《桯史》,卷第九有《萬歲山瑞禽》,講到了官員用訓練鳥來拍馬屁的臭事。

  艮岳初建成,有個姓薛的老頭,到童貫那裏自薦,能訓練好珍禽。

  薛老頭弄一輛和皇帝平時出行坐的同樣的車,上面全部飾以金黃色布簾,車前面放個大盆,裏面裝滿煮熟的肉粒及高粱小米。車子一邊行,薛老頭一邊模仿禽鳥叫聲,招呼鳥來吃。那些鳥隨即飛來,吃飽喝足,來來去去,很自由的樣子。

  薛老頭每天都重複着這些動作,過了一個多月,他的車一出行,不需要裝鳥叫,四周就聚集起很多的鳥,他拿着鞭子,站在馬車邊上,那些鳥也不怕他。他將這樣的方式叫「來儀」。

  有天,宋徽宗視察艮園,天空中立即飛來數萬隻鳥。薛老頭手上拿着塊牙牌,嘴裏高叫:萬歲山瑞禽迎駕!皇帝回頭一看,大喜,立即封薛一個官職,並賞了他好多錢財。

  鳥不會拍馬,是童貫們在拍。

  皇帝隨便出行到哪裏,道路兩旁都不缺民眾的圍觀,習以為常,不會有什麼興趣。但是,假如來了一群鳥,一大群鳥,數也數不清的鳥,而這些鳥,都是來朝拜他的,那麼,情形就不一樣了,興奮的毛孔迅速張大,血脈賁張,兩個字,好玩!

  果然「來儀」。在這放鬆的時刻,行進在富麗堂皇的園林中,再來無數珍禽,那心情,還要怎麼形容呢?而童貫們卻是搭準了宋徽宗的脈。

  皇帝未必不清楚薛老頭的訓練過程,那些鳥只是習慣動作,是千百次動作中的一次,牠們只認聲音,牠們只看顏色。牠們的目標,就是奔着鳥食去的,有食便是娘。但他還是喜歡,上癮了,改不掉。

  所以,在整個北宋王朝即將崩潰時,那些鳥的命運,可想而知了。

  鳥的命運,很像宋徽宗的命運,可憐徽宗被金人捉去,落得個點油燈的結局,比那些鳥慘多了。

  1164334351@qq.com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