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仿米書破綻多多\鄭辛遙

時間:2019-01-11 03:18:18來源:大公報

  北宋四大書法家名聞遐邇,其中以米芾(米南宮)對後世影響最大。明代董其昌《畫禪室隨筆》謂:「吾嘗評米字,以為宋朝第一,畢竟出於東坡之上。即米顛書自率更得之,晚年一變,有冰寒於水之奇。」

  現今由於其真蹟極難得,價值連城,坊間贋品、摹本和仿帖甚多。若鑑別稍欠功力和經驗、或一時不慎,很易受騙。以筆者數十年來所遇見,作偽者大多有以下幾種破綻。

  不少偽品皆書於絹上,可肯定絕非真蹟。何解?乃因米芾素來習慣書於紙上,從不用絹,而且多是半生半熟性的宋紙。古代書家早已肯定米芾甚至「紙不用膠礬,不肯於絹上作一筆」。蓋北宋多用各種樹皮造紙,包括桑皮、麻和皮料,後來更混入竹料;像砑花紙、高麗箋紙和粉箋紙等。米芾恆認為書於紙上效果較佳。

  另一最大漏洞是筆法筆勢。米芾自言:「我是刷字。」他用筆勁爽,一翻一折,信手拈來,迅速利落;筆勢豪放灑脫,風檣陣馬,大刀闊斧。偽品弊端顯而易見,下筆過於經意,如扶牆摸壁,筆下難免拖沓滯重;唯恐不似,則步步為營,勢弱不自然,皆因心有遲疑。至於原作中的飛白、筆絲和墨色濃淡,仿品更難具體而微;而且結體鬆懈,僵板失當,遑論行筆趣逸跌宕和豐神朗潤了。例如附圖紙本真品的《蜀素帖》(局部)(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為米芾代表作之一;可以清楚看出他「刷字」似畫竹葉,活用正、側、藏和露鋒等多變筆法,呈現粗細長短,正背偏側,可說姿態萬千,恰到好處。他提、按、鈎、挑風格獨特,靈動而見骨力,適意轉化且精妙,形成別具一格的「陡起鈎」和「蟹爪鈎」。筆墨體勢以「開」與「側」為主,兼備王右軍內擫與王獻之外拓之長;一如他在《學書》中所述,「其渾然天成,如蒓絲是也。」

  另有些贋品字行整整齊齊,殊不知米字書體勢多攲側,俯仰照應,行氣波動流暢,疏密不定,打破行款的單調直線。仿者只顧字形,刻意求似,弄巧反拙。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