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重陽往事/輕 羽

時間:2018-10-17 03:17:09來源:大公報

  我的父親於二○○二年去世,享年七十有五。他只是社會上名不經傳的普通人,大半生奔波勞碌,為口奔馳,晚年患上血癌,在醫院來來往往,經歷了大約兩年光景,最後沒有太大痛楚之下,安然離去。

  父親在生之時,我仍未成家立室,故此我都是與他及母親同住。三口之家雖然不算富裕,但也三餐溫飽。父親的晚年總算是平穩安逸,我對他已無愧於心。不過話說回來,父親出身寒微,自幼失學,因此只能從事勞動工作。在我記憶當中,他每天早上大約十時起床,然後外出工作,直到晚上差不多十二時才回家,接着當然休息睡覺,因此我的童年沒有什麼父子同樂,更莫論他會教導我任何人生哲理。話雖如此,父親給我供書教學,即使我頑皮搗蛋,卻從未對我體罰。我母親則嚴厲得多,動輒給我吃「藤條炆豬肉」。

  八十年代中期我開始對另類電影發生興趣,除了觀看內地第五代導演的作品,亦欣賞台灣新浪潮電影。一九八五年,侯孝賢以自傳形式拍攝了《童年往事》。故事主人翁阿孝是一個反叛男孩,日常生活就是打架、遊蕩、閒聊、賭博。阿孝的祖母(電影裏稱為阿婆)原本來自廣東梅縣,在故事內佔戲不多,但每次出場都嚷着要返回內地,重投故鄉的懷抱。阿孝逐漸成長,與祖母的關係便越見疏離。電影尾聲之時,阿孝發現家裏躺卧多天沒有動彈的祖母,手背上有螞蟻在移動,原來祖母已經死去多時。接着下來,收屍的人來到家裏包裹祖母的屍體,發現祖母身體的側面已經開始潰爛,顯然是躺卧太久而沒人理會。這時,阿孝的畫外音說道:「收屍的人狠狠地看了我們一眼,眼神像是咒罵『不孝的子孫!』」

  《童》電影最後這場戲的畫面和旁白,多年來在我腦海都揮之不去。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重陽節,其意義是慎終追遠,敬老崇孝,也令我想起我的故人、我的往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