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如是我見/探訪紫砂「槍手」\張明強

時間:2021-10-18 04:27:06來源:大公报

  紫砂藝術與經濟時代的不期而遇,使得人們難逃金錢的誘惑,從「洛陽紙貴」到「宜興泥貴」,相隔千年,相距千里,且完全不是同一行業,折射出紫砂文化產業的變化,在宜興紫砂藝術行業仿古成風的當下,優質的宜興黃龍山原礦紫砂泥料,特別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前挖出的礦源成為了十分稀缺的資源,有人以黃金般的交割價格買賣,論克交易。

  這幾年回宜興的時間少了,但自媒體發達,一些紫砂圈內的事情倒沒有少知道,前些天,一位業內行家朋友告訴我,現在大部分掏錢買優質老泥的人,基本是為了製作高仿高價位的名人壺。為了一睹這些「槍手」的廬山真面目,我們拿了一坨舊藏的老砂紫泥,一起去探訪其中一位。

  我們在陶瓷城轉了幾個彎找到他的工作室,門緊鎖着,於是,朋友打電話給他,電話那頭說十五分鐘到,不是多時,一輛汽車停在了門口,下來的正是這位槍手,我們說明來意,他讓我們坐下,我說一個朋友想讓我找一把有意思的紫砂壺,複製一把清代陳鳴遠的束柴三友壺,我拿出原作與那坨老砂紫泥,他看了看泥,用手指驗了驗砂笑道:「如果我沒看錯,這泥料應該更接近民國晚期出產的原礦紫砂泥,做乾隆年間的恐過不了關,這樣,仿製一把民國高手裴石民的吧……」

  一個月後,我單獨去取壺,不禁一陣心跳──那是一把民國紫砂聖手裴石民的代表作,造型氣度韻律沒有二致,從砂料到成型手法再到燒成工藝。我說:「您的手藝這麼好,為什麼不搞原創呢?」他像是一怔,定定神看着我道:「說這樣話的人還真不多,其實很簡單,您來我這裏,不是衝着我的名字吧。」年輕人順手抄起一把紫砂壺湊近唇邊深深地喝了一口,我聞出來那裏面裝的不是茶,是酒。

  他又說,現在紫砂行業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創作藝術的時代,紫砂藝人的價值大多只能讓那些大師們、投資人認定,更似是資本的遊戲。「這就是現實,對吧?我做一百把壺,還不如人家做一把壺,變不了幾個錢,還不如做幾把高端的仿品掙點錢。高工、大師搶佔了市場先機,輪到我們的機會不多了,現在做代工,作高仿,只要有門路,高仿壺還要分幾種檔次,價格不一樣。」

  這些話聽來令人費解,按理說,仿冒別人作品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為什麼從紫砂槍手口中說出竟有幾分坦然?這也多少說明,紫砂藝術行業在傳統意識上的喪失,這幾年大量資本湧入紫砂行業,炒作成風,行業內真正有實力的不出名,出了名的沒實力,於是,代工就普遍起來,假冒贋品就開始氾濫成災了。

  我一直告訴那些收藏投資家們,資本的溫床上培育不出優秀的紫砂藝術家,在當前浮躁的紫砂生態環境下,用錢買來的頭銜、名譽,也許可以風光一時,但我相信時間與歲月一定會檢驗出作品真實藝術水準與市場價值。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