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柳絮紛飛/涼山州谷堆林場今昔\小 冰

時間:2020-11-11 04:24:13來源:大公報

  圖:四川涼山州一景/資料圖片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前不久,在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周年的慶祝大會上,習近平主席在講話中再次強調這個道理。

  這讓我聯想到年少時生活過的地方—─四川省涼山州谷堆林場。那次是離開林場三十多年後的一次回訪,原始森林已經轉化為人工新林。「樹木的胸徑都長到三十多公分了,高寒地區,難得。」面對崇山峻嶺間的日本落葉松,同行的前輩羅永秀和葉光擴夫婦興奮地說。當年,他倆和一批從四川林業大學畢業的同學,到了「祖國最需要的地方」,成為林場從原始作業到實現機械化的領頭人。那時的說法是「知識分子到基層與工農相結合」,林業大學畢業到林場,恰到好處。

  谷堆林場位於大涼山上的彝族地區,原始木材以雲杉為主,雲杉材質堅而柔,紋理細而直,是我國製造樂器、汽車、輪船、飛機以及提取優質木纖維的上等用材。林場的古樹動輒高度百多米,樹齡幾千年,人站在一棵砍下的樹木兩旁,你看不見我,我看不見你。記得有一年林場送一節雲杉木到成都參展,粗壯的樹段冒出車廂,如一頂高聳的車篷,一路招徠人們觀望。

  說起來我家也為那一帶「金山銀山」作出了貢獻。父母當年分別在林場的子弟校和營林段工作。營林,大概是營造森林的簡稱,那時谷堆林場奉行伐木育林雙向走的路線。營林人在原始森林裏披荊斬棘,開荒平地,播種育苗,植樹除草,年復一年地扶持幼苗成長。

  「這樣沒完沒了地育林,你們何時才是個頭呀?」「北方的森林是亮腳林,地面乾淨;我們南方的森林長滿灌木,枝蔓叢生,不育林,樹苗怎麼長?等樹苗高過灌木了,才停止育林。」記得我和父親曾經有過這麼一段對話。那時我年少性子急,常常嫌棄高原上的樹木長勢太慢,嫌棄林場環境太艱苦、太枯燥、太平淡,嫌棄林場人的生活節奏慢條斯理。

  涼山人大概明白,上世紀的谷堆林場不只是一個伐木場,她實際上又伐木又造林。我想,如果當年不造林,不「勤勞肯幹」,哪來那連綿起伏、風景如畫的落葉松山脈!哪有那「綠水青山金山銀山」!

  千里迢迢去為長眠林區的父母掃墓,驚見原始森林換了新貌。心中激動,離開林區前,我仰頭大聲告訴在天上的父母:「那些幼苗已經長成林!」於是,我彷彿看見他們欣慰的笑容,彷彿聽見他們回應我「真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