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事/她就似那一團火\江 揚

時間:2020-10-19 04:24:09來源:大公報

  圖:周勵新書《親吻世界──曼哈頓手記》\作者供圖

  由於香港疫情沒有「清零」,與內地通關變得遙遙無期。我趕不上十月二十日去北京參加在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辦的周勵《親吻世界──曼哈頓手記》研討會,寫下此文遙祝周勵的新書出版。

  與周勵相識於二○一一年天津國際作家寫作營。大方開朗,對人熱情滿滿是這位《曼哈頓的中國女人》給我的第一印象。十天的時間裏,我們一起討論文學,交流讀書和寫作,參觀濱海新區和名勝古蹟。記得有次開完會走到門口等車,她拉着俄羅斯作協副主席的手跳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熟悉的旋律,迅速沸騰了在場的人,大家跟着都跳了起來。她就似那一團火,燃燒出一片激情。

  一天的晚飯後,我倆漫步在渤海邊,她說起北大荒和紐約。那一個個曾經的人、一段段曾經的事,儘管都已經在她的筆下變成抹不去的記憶,她依然對自己戲劇性的曲折經歷和人生價值觀,向我做了更為生動的傾訴。也許是傳奇的體驗,成就她始終地忠實於自己,盡情地做她想做的事情,說她想說的話。同時用文字,將她豁達的人生觀傳達給她的朋友,傳達給她的讀者。

  回到波士頓的一天,電波裏傳來周勵的聲音:「來曼哈頓吧!請你們看多明戈擔綱主演的歌劇《魔幻島》(The Enchanted Island)。」冰天雪地的一月突然有了溫度。我喜歡這部非凡卓越的作品,可以說它滿足了巴洛克歌劇愛好者的所有願望:世界頂級的歌唱家、巴洛克大師傾情奉獻的華彩樂章,更有將莎士比亞兩個經典故事揉到一起的壯麗拼貼。沒有絲毫猶豫,我欣然應邀與先生和兒子駕車去紐約。

  大都會歌劇院是周勵常去的地方,她說幾乎沒有什麼在這裏的演出她沒看過,甚至有的世界名劇她看過N遍。那晚三個半鐘頭的表演一點兒也不嫌長,我告訴周勵說自己着實被《魔幻島》中亨德爾、維瓦爾第、拉莫等巴洛克作曲家的經典詠嘆調及演奏曲目的集體亮相震撼了!完全的電影即視感和舞台布置,徹底顛覆了傳統歌劇所給人帶來的感覺,尤其是多明戈的一張嘴特別霸氣。她知道我也喜歡歌劇後特別興奮,說從孩童時代起,她的血液中就浸透了對音樂、舞蹈、戲劇、繪畫這些美好事物的熱愛。

  第二天周勵飛往羅馬,與她妹妹一起坐郵輪旅行。誰知才過去六天時間,我就從新聞裏得知歌詩達號在意大利觸礁側翻的消息,猜測她是在這條船上,心急如焚地給她發微信。等了許久,終於收到她的回覆。她獲救了,剛剛搭乘救生艇,登上安全的小島,這時我心裏的「一塊石頭落了地」。那一年,是鐵達尼號沉船一百周年。

  事件過去不到一個月,周勵約我去巴哈馬,仍然是搭乘郵輪。我想驚魂未定的她會不會有「恐船症」呢?她口氣肯定地回答:「不會的!」猛然讓我覺得,在她的內心深處,有一個豐富的能量庫。像她這樣心理素質強大的人,才能毫無畏懼地應對生活中的一個個難題,在北大荒的田埂上,在曼哈頓的高樓下,蓬勃向前,主宰自己人生的命運。

  在去巴哈馬的郵輪上,她說讀過我寫的瓦爾登湖,知道那片美麗的湖水距離我家不遠,一直想去看看梭羅與自然同步的林中生活軌跡。我說:「瓦爾登湖,是一個讓我一去再去的地方,來看我的朋友,都不會缺席與它的親密接觸。」回到波士頓不久,周勵如約前來看我。

  第二天清晨,天氣格外晴朗,我們開車十多分鐘就到了瓦爾登湖畔。藍藍的天空,靜謐的樹林。剎那間,一股清涼的湖水已然匯入了我的心間,清澈見底,不染纖塵。周勵張開雙臂呼喊道:「瓦爾登湖,我來了!」  她興奮的聲音在湖面上回響,傳得很遠很遠。晨霧飄過來,湖畔燦燦的山花,林間鳥兒清亮的啼音,還有魚兒在水中打轉的潑喇聲和土撥鼠跳來跳去的悉索聲……都讓人心醉。

  沿着梭羅砍樹、釣魚的湖邊,走在沒有任何修飾的沙子路上,我倆來到當年梭羅親手修建的小木屋前。原址上剩下的九根地基柱子和一堆瓦礫,已經成為一段無法復原的消逝了的場景。長達兩年的隱居生活,梭羅是如何獨處如何思想?他想的是「多多授人以勇氣面對絕望」?想的是「孤寂生命如何與自然相對」?想的是「在一個夏季,來播種真誠、樸實和信心」?想的是「瓦爾登湖最隱深的泉眼在他的哲思之上」?

  我倆都沒有說話,靜靜地感受梭羅當年的悠然歲月和心境,聆聽梭羅在山水生活之間的人生感悟。對於梭羅一次成功的逃離,逃離了城市的喧囂,過了一把嚮往的生活。周勵感慨道:「其實,生活就是這麼簡單。」簡單,表達了一種生活的態度,是一種自覺的對於質樸生活的追求。

  滿含對大自然的感情與敬意,對歷史的探尋與英雄的崇拜,對極限的挑戰與征服。周勵已經走過了世界上一百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用她的筆記錄下自然界的光與影,也記錄下自己內心的聲音和思考。她寫的南極、北極、珠峰……寂靜無聲,卻處處閃耀着動人的光芒。

  她在追尋着什麼呢?多年以後,當我發現,周勵是一個遵從自己內心的人,對自己的未來有着明確而清醒的設想,並且一直在為之努力的時候,我突然明白了,她和我是一樣的,我們的內心是充實的,我們知道自己在追尋着什麼。

  以後的日子,我與周勵還有過許多次的同行。飛古巴,探訪格瓦拉與海明威的故居;到北緯八十一度,尋找北極熊的蹤跡;船遊加拉帕戈斯群島,見證達爾文與上帝分手的地方……在我的眼裏,周勵就似那一團火,永遠都那麼富有激情。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