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君子玉言\讓我們看雲去\小 杳

時間:2020-08-19 04:24:05來源:大公報

  一向不眠的香港,因疫情爆發,在不算深的夜裏,人影寥落。球場被紅線封圍起來,不見昔日的呼嘯少年,慢跑徑上零星的人影默默奔跑。月橘的香氣格外濃郁,只迎來空蕩的叮噹車疾駛而過。經歷自一八八四年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七月,夜風開始涼爽了。榕樹葉落滿街頭,但草木對季節更迭甚是敏感,在看似四季如一間,悄然落了舊葉,發了新芽。誰能說草木無心呢。

  孤獨的夜行人,數着自己的步子,卻被自己的影子嚇了一跳:因為路燈的緣故,照出了兩個人影,似人尾隨……轉念:這不正是「對影成三人」嗎?

  禁足禁聚+兩點一線+三餐盒飯+(5+2)的日子,看雲成了餘暇的故事。

  前段時間,密友生日,坐遊艇出海。壯起膽子第一次海游──確切講,是學會游水後、第一次在南中國深海游泳。小小的緊張尚未平息,轉眼人就驚到了:頭頂是怎樣一片天空啊!漫天霞光花團錦簇,淺粉淡黃橘紅,簡直油畫一樣;海面錦波瑟瑟,流金溢彩,似彩色樂譜。這交響詩般的想像力,人只有獻上膝蓋膜拜的份兒了。

  於是看雲成癮。案牘之側,憑窗可見一大片海,一大片天。每到下班後的傍晚,與同事打賭猜測今天的落日晚霞會怎樣。正說着,眼睜睜看見平鋪直敘的雲,突然間變魔術一般,儀態妖嬈起來。這是要講故事啊!顧不上打賭,丟下電話往樓下跑,氣喘吁吁狂奔到海邊,可是雲不管你多辛苦多虔誠,在七八分鐘內早已變了無數情節。故事的結局往往兩種:不出所料──好看;有點失望──平淡。雲從平淡到綻放、再從燦爛歸於岑寂,就是一瞬間的事,但它每時每刻都不一樣,令人樂此不疲。

  很多事情的迷人之處,就在於它的不確定性。猜不到結局的故事是最好玩的故事,有所期盼的生活是最有趣的生活。

  世上最值得期盼的情景,一是恍然大悟,二是喜出望外。那些大大小小的失望,也都是經歷了期盼之後的失落,可是我們決不會因有失望的可能,而放棄期盼。比起失望的或然性結果,期盼的過程更加美妙。那些按部就班閉着眼睛就能想像的生活,就像劇透一樣,沒味道了。我一直覺得,生活不只有一個路徑和答案。生命有涯,生活卻有無限的可能性,這些可能性讓未來充滿懸念,使生命更加豐盈多汁,值得想辦法嘗試一下。

  小時候有一個想破頭也沒弄明白的事:為什麼同一片大海,有時蔚藍有時青灰呢?後來才知,大海之顏,就是天空之色。有藍天,才有碧海;有彩雲,才有錦波。你的態度,就是你的生活。

  一朵雲,略顯單調。如果恰好落在山頭,雲俏皮了,山靈動了;萬里晴空,不免乏味。如果恰好映在大海上,碧水有了,岸邊的綠樹也襯托出來了。就這麼左一搭右一搭,一幅畫成了。所謂風景,就是看似不經意又恰到好處的搭配。雲往往來負責這靈光一閃的點睛創意。雲看似輕柔,隨便一陣風就把它撕扯得支離破碎。可是雲一旦聚成氣流,足以搖動一架飛機;一旦化作傾盆驟雨,足以沖刷一切堅硬的物什,勢不可擋。

  以往總認為天空是古老的,海洋是古老的,山峰是古老的,幾百年前這樣,現在還這樣,太恆定了。唯有雲、季節是新鮮躍動的。可是再想想,一切都是新鮮的呀:蒼老的天,昨雨今晴;蒼老的海,時刻有新鮮的水注入又流走;蒼老的山,嵐煙花草生生落落。就連我自己,也並沒有一天天老下去,因為每天的心情和思考都是新鮮的。就連眼下手中剛出爐的法棍麵包,它看起來滄桑,咬下去如鐵,耐心咀嚼一番,頓覺麥香蒸騰,朵頤留芳。

  幼時聽校園歌曲,劉文正《讓我們看雲去》、青山《問白雲》什麼的,感覺那時的人都挺文青,約妹子、自己發呆,統統去看雲,夠萌的。如今,歌手們都年至古稀,而後來人看雲的心情生生不息。在疫情禁足的日子裏,在擁擠而疏離的城市裏,在叵測嘈雜的世事憂心燒腦時,去看看雲。隨着風雲變幻而來的,未必不是一個新鮮噴薄的世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