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HK人與事/大澳小記/厲 放

時間:2020-08-13 04:24:03來源:大公報

  圖:舊大澳警署二○一二年活化成為大澳文物酒店/資料圖片

  大澳,香港的西陲,位於大嶼山西部的大澳島上,曾被視為萬山群島的一部分,處於珠江出海口以東,與澳門相隔於遼闊的伶仃洋。伶仃洋曾是一個理想漁場,大澳是島上最早被開發的漁村。政府近年開發大嶼山,從港島東一路換乘公共交通,便可抵達。雖然路途順暢,卻還是有種「長路漫漫」之感,眼前景象更是不同於平日所見。

  一條向西、北岔開之水道,將大澳漁村置於分岔口上,村民居於河道兩岸。以繩纜運作「橫水渡」(又稱「繩橋」)渡河,一「渡」超過八十六年,最終被橫跨在小河道上的吊橋取代。

  棚屋,大澳之標誌,是十八至十九世紀漁民的智慧結晶。棚屋區由橋和水上木板走廊連接,形成了縱橫交錯的水上人家。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大澳共有十個棚屋區,漲潮之時,漁船停靠在棚屋旁,每戶棚屋都是一個碼頭,一個補給維修之地,故有「東方威尼斯」之美稱。連綿的棚屋,在遭遇了多次火災、風災後,已損壞大半。政府也曾多次有意清除,唯屢遭居民和輿論反對,最終在二○○二年決定保留棚屋、鹽田。一些不願放棄原住所的村民,又在原地重建了棚屋。因此,大澳漁村依舊保存着往日之風貌,成為香港現存最著名的漁村景觀。

  石仔埗碼頭,遊客在此排隊上船。坐上由漁船改造成的客船,漁民變身導遊,駕船去看港珠澳大橋和中華白海豚(取決運氣)。船開始顛簸,眼前之景象沒有了焦距。腦海中之大澳猶如這隻小船,在時代變遷中載沉載浮。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期,大澳漁業鼎盛,有多達五百多艘大小漁船。但隨着附近海域漁產量下滑,到五十年代末,整體漁業開始式微。一九八○年代,漁船數目只佔全港的百分之三。漁民無魚可捕,只好自謀出路。如今,憑藉大澳之天然美景和獨特民俗文化,開展旅遊可否成為村民之新出路?

  海上兜轉片刻,還未盡興,「客船」駛進棚屋林立的水道,仰望水上人家。如今的棚屋不少已是客棧和餐廳,「過路的看風景,居家的賣涼茶」。閒適的遊客,一杯在手,從敞開的窗口坐望水面游動的萬般風情。

  人站在藍色吊橋上看風景,亦是他人鏡頭中的一景。居港多年,上班地點雖然有變,不過均在以中環為坐標前後一個港鐵站,從家居到返工,均是搭港鐵,進大廈,說得過分點整日可以腳不沾(土)地,滿目景觀亦多是港島之聳立高樓、輝煌燈火,似乎這就是東方明珠之「名片」。但其實,璀璨的維多利亞港也曾經漂浮着魚蝦海腥的氣息,也曾是相當喧囂熱鬧的大漁港,那時香港水域的漁船數超過一萬艘。今天,該到哪裏去追思繁華香港之往昔,見證滄海桑田之變遷?那就來大澳吧。

  下了橋,走進狹窄的巷道,一間間售賣海味的店舖撲面而來,空氣中瀰漫着鹹魚、蝦醬之氣味。大澳約有一百多間店舖,門口掛滿魚乾和花膠,攤位上擺放蝦醬、蝦皮,這些是遊客們必買的大澳特產。讓我驚訝的是一路走來,沐浴一身腥鹹海味,竟然沒有蒼蠅、蚊蟲跟隨和騷擾,這麼乾淨的街市如何做到?回來後專門請教行家,秘訣倒是沒有,無非「多做清潔衞生,少垃圾,少腐爛之物,也會噴射藥水」。觀其效果,令人嘆,讓人讚。

  此行目的地是島之最西端,中途遇見大片紅樹林,原來又是一段歷史的餘音。大澳曾有一片鹽田,漁村之鹽業發展由十八世紀中葉至晚期日趨成熟,村民利用海邊淺灘地勢,建造護鹽圍曬鹽。和大澳曾經發達之漁業一樣,製鹽業在一九六○年代開始日漸衰敗,很多鹽田轉變為養魚塘、農田或用於興建房屋,甚至被棄置。廢棄的鹽田成為泥灘,退潮時可見彈塗魚和招潮蟹,更有片片生長的紅樹林,如今已是大澳另一道風景線。

  沿着這道風景線繼續走下去,一幢耀眼的歐式白色建築物,巍立於寧靜的高地上,「舊大澳警署」到了。這座建於一九○二年的建築,本來是為打擊臨近海域的海盜而建,亦是香港其中一個最早期建設的離島警署。一九八八年列為三級歷史建築,二○○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改列二級歷史建築。同年,在政府「活化歷史建築夥伴計劃」下,被活化成為現在的「大澳文物酒店」,二○一二年三月啟用。二○一三年獲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優異項目獎。

  變身為酒店的舊警署,保留了大炮、探射燈、看守塔、儲物室及泥封已久的地堡等特色,為這個古樸的小漁村塗抹了一重歷史的真實感。客房九間,一室難求,但對遊客打卡到此一「餐」卻是開放。於是,一行人在中西合璧、無敵海景的餐廳享用了大澳特色的晚餐。大澳之魅力一絲一縷漂浮在空氣中。

  夜了,島上歸於平靜,只有海水拍打岸石的嘩嘩聲。一行人匆匆趕往村口的巴士站,一隻黃貓傲然地橫卧路間。同伴大喜,手機對着島上「網紅」一陣狂拍。定睛細看,哪是一隻,一家小店前,少說也有十隻夜貓目空一切,顧盼流連。想來也是,哪裏還有比此地更宜居的貓舍,終日美食,色香味俱全。更重要的是牠們明白,遊客只會大驚小怪,打卡拍照,是要走的,唯有牠們與島上村民相依為伴,是真正的老友記,當個網紅那是理所當然。

  大澳,也許有一天,會成為香港最後的漁村,一段歷史的膠片。但是,她讓我看到「國際大都市」與「小漁村」並存,不僅無損前者之光芒,更為她增添了一抹夕陽般的溫柔與浪漫,色彩互補,相得益彰。僅憑此,她都是香港故事的一個篇章。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