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旅人\情商與暴力美學\陳劍梅

時間:2020-08-11 04:24:12來源:大公報

  近年,不少心理學的研究證實情緒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運用得宜能有助緩解暴力行為。有一類動作電影,暴力美學通常將關於暴力的視覺刺激呈現為詩意的畫面,觀眾大多數時候不會產生不適的感覺。不少香港影人擅用暴力美學,比如徐克的古裝武俠電影《刀》,就是商業與藝術的完美結合。筆者希望藉此探索情商與電影所描述的復仇行為有何相關。

  在電影《刀》中,自小跟隨養父學習煉刀的定安,被推舉為「煉鋒號」的掌門人之後,發現其生父乃被馬賊所殺,帶着父親遺下的一把斷刀,放下青梅竹馬的心上人,毅然踏上復仇之路。可是寡不敵眾,他斷了一臂,還墮崖重傷。崖下幸得村姑相救,康復後知心如幻,願放下復仇之念,與村姑一起平淡地活下去。怎料馬賊再次來犯,把他們二人努力建立的家園全毀。定安忽然在廢堆中找到殘存的刀譜,幾經艱苦練成絕世功夫,一人力敵馬賊,後找到殺父仇人,成功復仇。

  《刀》呈現的電影造型美感,絕非血腥及暴力元素所組成,乃是場面調度、攝影、剪輯及劇情結構配合而成。筆者認為現實生活中,暴力絕對不是美事。電影主人公遠離俗世之後,放下偏執,活在當下,樂在其中,卻是情緒智力的功效。電影主人公斷臂後懂得放下,具備相當的人生智慧。可是,殺人時,不用情商,復仇行動亦非控制情緒得宜的效果。主人公後來練成絕世武功,更突破了形骸殘缺的限制。

  現實中,這樣的人絕對不需要復仇仍會幸福快樂。放下偏執的橋段出現在復仇之前,便能強調馬賊逼人太甚。最後主人公復仇成功,電影便產生更大的觀影快感。其實單純地渲染流血和暴力行為無助於建構電影的美感。如果我們只着重分析,一部復仇商業電影如何憑復仇取悅觀眾,便不容易察覺主人公本來安分守己的重要性。沒有這種相對「高情商」的橋段,復仇的快意不會顯得強。觀眾可能錯過這一點,但有興趣探索電影的朋友,不可不知商業的考量以外,電影依然是人生智慧的載體。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