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旋轉舞台/超乎意料的《漢密爾頓》/王 斌

時間:2020-08-03 04:23:55來源:大公報

  圖:音樂劇《漢密爾頓》劇照/資料圖片

  沒想到音樂劇《漢密爾頓》這麼好看。在過去,我對音樂劇多少是存在偏見的,竊以為與高雅的歌劇相比,單就品味而論,音樂劇還是有差距。在現實感上,音樂劇比歌劇略勝一籌,比如《悲慘世界》,它能單刀直入地反映現實人生,而歌劇總是有太多的美化與間離。這次的《漢密爾頓》亦屬此類,強烈的現實感和鮮活的舞台造型及舞台上歡歌笑舞的舞者,還有那些足以激盪人心的且吸收了眾多流行元素的歌曲,皆瀰漫着一種與人近身之感,讓觀者尤覺親切。

  《漢密爾頓》以先是歡樂後是沉鬱的形式將美國歷史上的那位居功厥偉的開國元勳之一的人物—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如此生動活潑而又不乏喜劇色彩地呈現在舞台上,同時,亦以敘事之形式追述和展示了這一人物,從小無依無靠的孤兒,決心以刻苦讀書改變其人生,成年後,隻身來到了北美這塊當時尚未獨立的廣袤的大地上,在美國歷史上的一個關鍵時刻的現身與奉獻,同時,也一併向觀眾講述了美國在獨立建國之前後的那一段風雷激盪的歲月。而這些故事,又是通過漢密爾頓之經歷表達出來的,於是,我們從史書上了解的那些如雷貫耳的人物──華盛頓、傑斐遜、亞當斯等也紛紛登場,簡略地向我們演繹了一把當年的美國建國史。漢密爾頓作為獨立建國之父之一人,以及華盛頓堅定的政治盟友,亦成為了建國後第一屆美國政府的財政部長,身居核心之高位,且以一己之力,為未來的美利堅建構了一套相對完整的自由經濟之模式與體系。

  有趣的是,或許是此一劇團之大多數成員乃由黑人所組成,故而在劇中出現的「國父」們除了漢密爾頓一人之外,均由黑人演員主演。若從膚色上說,這是有違歷史事實的,但觀感一點也不彆扭。甚至,坦率地說,整個舞台上黑人的表演絕對力壓白人,他們一個個光彩照人,無論是演,還是唱,就像他們天生是為舞台而生,且活躍在舞台的一群精靈,讓人猶感不僅僅是一群黑人在舞台上歡歌載舞,而更是活脫脫的生命在閃爍出他們迷人的生命之本體,或者說靈魂。

  《漢密爾頓》的舞台魅力征服了我,此劇在前三分之二的橋段帶有典型的美國人頗具牛仔範兒的嬉鬧式喜劇風格,也即以這麼一種讓人感到輕鬆愉悅的形式簡略地勾畫出了漢密爾頓的個人成長史,和美國獨立戰爭與獨立後的制憲過程,當然,也沒忘稍微將漢密爾頓的戀愛經歷以幽默的方式呈現了一下,而當此劇延展至後三分一時,則以不露痕跡的方式,讓觀者又漸入了某種一言難盡的準悲劇氛圍,從而,作為觀眾的我,也由最初的歡快之心情開始轉入沉重:漢密爾頓的「出軌」,以及被情婦之夫所要挾,不得不花錢免災,以至為自己的政治生涯塗抹上了一道永難抹去的污點。

  這一污點也將漢密爾頓從萬眾矚目的政治舞台上打了下來,淪落為了一個落泊的「俗民」,而他自己,以及他深愛的獨生兒子,也為了捍衛漢密爾頓的名聲,與對其父輕侮者選擇了自殺式「決鬥」,最終,這對父子分別在不同的時間段中命喪決鬥者的槍擊之下。而他們本來是有勝算之可能的,但他們又都選擇了向天舉槍,這也無疑將生之希望自我了斷。這究竟是因為什麼?漢密爾頓之子作出此選擇尚可理解,那是來自他父親之教誨,而漢密爾頓呢?他已然親歷了兒子因聽其言而命喪黃泉,令他悲痛不已,那麼,他最終也選擇了在關鍵時刻向決鬥者舉槍朝天鳴放,是否這是一種萬念俱灰下對死亡的嚮往?畢竟從俗世的觀點看來,他是一名徹底的失敗者──政治上是一出局者,中年又失去了愛子,與妻子的關係顯然不似當年。這顯然是一個歷史之謎。從此這位功勳卓著的開國之父也從人們的記憶中被淡忘。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