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廿四節氣\芒種,仲夏之夢\李仙雲

時間:2020-06-05 04:24:09來源:大公報

  昨日與故鄉的好友在視訊,一陣熟悉的鳴叫聲,竟讓我瞬間有夢回故鄉之感,她把手機鏡頭一轉,田裏成熟的麥穗在陽光映照下,像一片金色的海浪,這生我養我的土地,這一幀幀風吹麥浪農人忙的夏收景象,讓我猶如置身在「希望的田野上」。

  望着那沉甸甸顆粒飽滿的麥穗,收割機「噠噠噠」的轟鳴聲伴着朋友的鄉音,一點點驚醒了棲息於漫漶歲月深處的流年往事。兒時每到芒種收麥的日子,家鄉的村落田壟就沸騰了,大人們天不亮就急慌慌握着鐮刀趕往麥田,母親說割麥就像「龍口奪食」,必須搶在大雨之前,若慢一步遭暴雨侵襲,對於農人那就是滅頂之災。每每想起那場景,耳畔就響起那首歌「黑黝黝的鐵脊樑,汗珠子滾太陽……」

  那年拾麥穗的趣事,憶起就讓我嘴角莞爾。清晨穿着姐姐做的花裙子,又把那雙入夏時父親從省城買的粉色塑料涼鞋,美滋滋地穿在腳上。一到學校,還沒從同學們艷羨的目光中緩過神來,老師卻突然宣布,今天停課去地裏拾麥穗。一踏入麥地,硬硬的秸稈像針錐一樣,一根根極不安分的透過涼鞋的空隙,扎入我的腳底,讓我舉步維艱。看到我的狼狽不堪相,老師趕緊過來把他厚實的棉線手套,套在我的腳上。在烈日暴曬下彎腰弓背撿拾麥穗,麥芒刺在身上又扎又癢,我瞬間就懂了老師教的那首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突然被公園裏布穀鳥清脆急促的鳴叫聲喚醒,夏風徐徐伴着馥郁的梔子花香,這該是這個時令裏的應節之花了。抬眸細尋,不遠處的花圃裏,一朵朵白色的花兒綴滿枝間,難怪汪曾祺先生說「梔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撣都撣不開……」一對頭髮花白的老夫妻在賞花細語,老先生看上去溫文儒雅,他告訴妻子,有人說堅強、喜悅、永恆的愛、一生的守候,是梔子花的花語,他們也算「花為媒」。那年芒種,他插完秧,一身疲憊路過妻子家門口,從此結緣,一晃幾十年就過去了……

  望着一對老人幸福慈祥的笑容,突然就想到林清玄那句話:「芒種,多麼美的名字,稻子的背負是芒種,麥穗的傳承是芒種……」我想說,兒時夥伴爽朗的歡笑聲是芒種,那朵朵如白蝶翩躚的梔子花是芒種,連那布穀聲聲,驕陽下如撒了一潭碎金的瀲灧湖水,也是芒種。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