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香港隨筆\「我是中國人」\張 茅

時間:2020-05-11 04:24:00來源:大公報

  在李小龍的自傳中,他這樣寫道:「在完成《唐山大兄》的拍攝之後,我和嘉禾電影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一起由泰國返回香港。那時許多人問我這樣一個問題:『是什麼讓我放棄了美國的演員生涯,而回到香港拍戲呢?』對於他們提出的問題,除了回答我是一個中國人,要盡一個中國人的責任,我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簡單的解釋。我是一個美籍華人,成為一個美籍華人也許是偶然,也許是我父親人為安排的。」這段話是李小龍的身份認同。

  近來有些人從李小龍著作中,挪用一兩個武術名詞,用作粉飾暴力行為,極度歪曲了李小龍。他們舉着美國國旗上街,拒做中國人,卻借巨星的名氣撐場、「攬炒」,並任意扭曲,相信李小龍的粉絲不會同意。李小龍以「武」融於「愛」,而破壞社會秩序的這群人則以「武」用於「暴」,縱火燒港鐵、燒銀行、燒店舖,粗暴驅趕酒樓座上茶客……他們有哪一點像李小龍?

  李小龍是追求武德的智者,在他的一首新詩中傳達其內心世界:

  風和雨愉快地嬉戲

  花園內的一片黃葉

  絕望地依附在枝丫上

  我摘下葉子

  把它放在書本裏

  給了它一個家

  黃葉飄零,李小龍想着給它一個家。他的第二興趣是研究哲學。李小龍考進華盛頓大學選讀哲學,身邊的親友、影人莫不吃驚。片廠無人不知這小子的壞脾氣,入學不久他在一篇文章中交代為什麼選讀哲學,原來因打架而起。他自言霸道,脾氣暴躁,容易發怒,片廠年紀差不多的童星都躲開,大人讓他三分,他不明白自己好鬥的原因,遇到不順眼的,「第一個想到的是我的拳頭」,事情過後感到空虛,沒深思贏了又怎樣。他內心一直在找答案,「打架、勝利、空虛。」這三個詞的關係。李小龍學習西方哲學,同時狂熱探討中國哲學,特別是道學。他不斷思索武學與哲學的關係,發現「中國武術的理論與哲學的邊界顯得模糊」,他提出「邊界模糊」一詞,找尋哲學精神融入武學的通道,開始探討哲學領域的一元論。在《事物的整體性》一文中,他試以哲學解釋武術與哲學的統一性。

  《水月中》一文令我驚異看到他用散文寫出哲學原理,將一元論的事物統一以生活常態描述:「水是客體,月亮是主體。當沒有水時,水中就沒有月亮,反之亦然。但當月亮升起時,水沒有等待着要去反映月亮的影子,同樣即使最微小的水滴湧出,月亮也沒有想到要投射自己的影子。因為月亮並沒有意圖投射自己的影像,而水也不是故意反映月亮的影像,『月印萬川』的景象是月亮和水共同協作的效果,水展現月亮的光輝,而月亮顯示了水的清澈。」李小龍就這樣輕巧闡述一元論的要義。

  在他的著作中,我看到了習武之人的基礎觀念,例如:武融於愛,表現於智,提出習武人是智武者,洞若觀火,將智與愛放在第一位置。如今回看那些舉着美英國旗的暴徒,以暴力脅迫他人,以「私了」取人生命,把文明城市拖到荒蠻時代,企圖將世界巨星捆綁為他們所用,李小龍在書中鮮明回答:我是中國人。

  那些暴徒是什麼,流寇,殘暴!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