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大青\任林舉

時間:2018-12-07 03:18:03來源:大公報

  從前,我家曾經養過一條狗叫大青。大青依戀父親,整天跟在他的身後,形影不離,卻很少與我同行。

  由於時間久遠,我已不記得大青的性別,但記得大青的性情。那時,每有男性來訪,無論長幼,牠不由分說,開口就咬。而每有女性進家,則性情大變,或半閉着眼趴在窩裏不動或低頭搖尾,表現出溫順和友好。

  我家房後有一大片水田,夏日裏,總有鄰居家的鴨子去水田戲水、覓食。父親怕牠們禍害秧苗,便拿一根長棍子趕牠們離開。大青似乎很能理解主人的用意,有時也幫助父親驅趕鴨子。

  有一天,鄰居老鞠突然拎着一隻死鴨子,找上門來,狀告大青咬死了他家的鴨子。

  「大青這麼懂事兒,怎麼可能能咬死鴨子呢?」父親不願意認這個帳。

  老鞠氣極,拉着父親往門外走。到了大門口,眼前的情景將父親驚呆。另有五隻死鴨子呈「一」字形整整齊齊擺放在那裏。從鴨子的擺放方式和鴨子的傷口斷定,那件事無疑是大青幹的。這正是大青的習慣。平時,牠啃過的骨頭,都會以這種方式整整齊齊擺放在一處。

  父親只好從拮据的生活中擠出五隻鴨子的錢,賠給老鞠,很是懊惱。他決定用鐵鏈子把大青拴好,狠狠地教訓牠一番。大青在棍棒下哀號,每哀號一聲我的心就緊縮一下。

  父親拎着死鴨子問狗:還咬不咬了?狗閉上眼,把腦袋轉向一側,不看鴨子。這樣來回做了十幾次,父親覺得大青已經記住了自己的過錯,也就不再打牠。但從此,大青失去了自由,只能在鐵鏈子下生活。每次父親經過大青時,大青都可憐巴巴地用頭蹭着他,以示順服。若是父親不理牠,牠就衝着父親的背影發出尖細的哀鳴,那聲音,很像人的哭泣。

  終於,父親心軟了。他決定給大青以自由。放開鐵鏈,父親故意帶大青到水田裏轉一圈,觀察牠的反應。大青老老實實跟在父親身後,對水田裏的鴨子看都不看一眼。父親就放了心。

  但好景不常,之後的某一天,我家大門口又整齊地擺了三隻死鴨子……又是大青幹的。這一次,父親絕望了,不再打牠,卻決意把牠賣給屠狗的肉舖。

  大青確有靈性,自從父親決定賣牠以後,就再也沒吃過一口東西,每次我和媽媽經過牠身邊,牠總是走過來,用頭蹭蹭我們,像哀求,也像訣別。而父親經過時,牠只是趴在那看着他,怯怯的,不發出任何聲音。

  大青被一輛破舊的卡車拉走的那天,沒掙扎,也沒叫,異常安靜。車漸漸走遠,牠卻一直站在車廂的尾部把頭探出來,巴望着我們。

  牠在望什麼呢?一種緣分或一種遭遇就這樣了結啦!此時,我卻猜不透那條狗內心的感受,是依戀,是悲傷,還是對今生的失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