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台灣 > 正文

陳錦鴻寫男人經教仔做人

時間:2016-06-18 03:15:43來源:大公網

  圖:陳錦鴻(右)指駕樺是自己的「老師」

  曾演活不少角色的陳錦鴻,近年專注演好爸爸角色。事緣他現年九歲的兒子駕樺自小確診患有自閉症,所以他決定趁仍然可以改善兒子自理能力的時候,全心全意陪伴兒子成長,希望兒子將來有獨立思想,能養活自己,對社會、對自己有承擔。他還推己及人,將自己培育自閉兒的經驗撰寫成書,以鼓勵其他自閉症患兒家長勇於面對,不要輕易放棄。\大公報記者 吳珊珊

  都說娛樂圈盛產孝順子女,但亦不乏好爸爸,其中一個好爸爸便是陳錦鴻。他在演員黃金期毅然放下演藝工作,回歸家庭照顧兒子,更令人覺得他偉大,不過面對讚賞,他只淡淡道:「我不覺得自己偉大,其實絕大部分爸爸賺的錢,一百元有八十元都用在家庭上,自己花不到二十元,所以他們都很偉大。」

  了解兒子 助其改善

  錦鴻表示自己可以如此選擇(放下工作重回家庭),皆因他遲生小朋友,且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可以放多些時間在小朋友身上,若然是手停口停,他也沒辦法專心陪伴兒子,「好像我妹妹生了四個小朋友,她是大學畢業不久便結婚生小朋友,當年她也要不停工作賺錢養家,六點起床,七點送孩子上學,然後工作至晚上十時,日日如是,同樣是偉大。現在妹妹的子女都已長大,她與老公可以享受生活,但我仍在處理兒子的問題,這是不同的選擇,不同的時機。」錦鴻覺得絕大多數父母都很偉大,只不過他的職業或知識產生不同的效應,「因為我是演員才被報道出來,作為一個例子,但自己不抗拒,因為這個社會正正缺乏報道正面的東西。我當初為協康會拍攝宣傳海報,就是希望自閉症患兒的父母不要放棄自己的子女,既然我的兒子可以,他們的子女也可能可以,我想告訴大家一個希望。」錦鴻又慶幸自己是演員,因為演員的工作是研究人,所以對理解兒子的需要及優缺點,都很敏感,也很容易找到方法去調整、教導。他說:「我會明白兒子,慢慢亦引導他明白我,再引導他去明白其他人。」

  自閉症是天生,但透過一些訓練是可以改善情況,正如一個人有近視,就要佩戴眼鏡去調整,但近視是不會消失的,所以錦鴻才要抓緊這個改善的黃金期,竭力幫助兒子。「自閉症患者有一些固執行為,永遠都會有,但有些行為卻可以改,如固定的回家路線,要很整齊地擺放椅子、鞋子及衣服,門要全關上,固定吃喝同一樣東西。以前他只喝水,有味的飲料全部不喝,但現在已改了,還喜歡吃很多不同的東西,因他明白若只吃牛肉,就不能吃其他東西。但他喜歡整齊,喜歡把玩具排列整齊,喜歡對等圖案等,這些都不會變。(喜歡整齊是好事?)世事沒有絕對好或不好,最重要是懂得引導,如果他找到喜歡研究的事物、運動或科目,就會很開心,很投入,甚至不眠不休,每日做十小時也不覺得累或不開心。一般人做兩、三小時事情便要休息一會兒,但他不會,只要找到當中的樂趣,就算做了二十年、五十年,都會像第一日那麼開心,所以要利用這些固執行為,轉化為令他生活得更有趣味,令他開心又快樂,這是好好的symptom(特徵)。(那麼他對什麼最感興趣?)畫畫、音樂都有興趣,又喜歡寫故事,但我們沒有逼他,像他不喜歡上畫畫班,我們就讓他留在家中自己畫,因我們不是要訓練一個世界冠軍出來,只想他變成一個快樂的人。但如果有一天他想技術更進一步,到時就為他找老師,否則儘管讓他亂彈、亂畫以發泄情緒及情感,令他可以與人交流就夠了,無需要將興趣變成一種競技。不過,如果他找到興趣又喜歡與人競技,想精益求精,這就可能變成他的職業。」

  生活規律 絕少應酬

  為了讓兒子在身、心方面都得到適切的照顧,錦鴻為他設計了一套規律的生活,「七點起床吃早餐,七點九上學,放學做功課,玩一會兒電子遊戲,下午六點吃晚飯,休息一會兒,然後玩遊戲或打乒乓球、踢足球,之後吃水果,沖涼後按摩半小時,八點半聽故事玩遊戲,九點前睡覺,日日如是。我負責講故事,太太則陪他睡覺,此時我就可以看看電視鬆弛一下。(藝人應該愈夜愈精彩,你豈非完全沒有夜生活?)基本上我很少與圈中人聯絡,對我而言,人是很公平的,大家每日都只得二十四小時,問題是你怎去選擇,大家都有各自的選擇。(但藝人不去應酬打交道,會否較蝕底?)如果你覺得工作重要就會蝕底,每個人都有不同位置及角度去看事物,好像慶功宴、開工飯,我都有去吃,但從不出席一些生日會,這是個人選擇,因為時間只有這麼多,每個人都是追求自己的快樂及滿足,最傻是把人家的快樂及滿足當是自己的。」

  問到這麼久沒有演出,可會戲癮發作?錦鴻說:「沒有。有工作時我會認真盡力做好,但自己並不是那麼喜歡工作的人。正如面對囝囝一樣,沒什麼是好也沒什麼是不好,生活怎過也可以,做演員最不好的地方是太被動,如果要求人給予工作,我覺得很辛苦,也不想自己這樣。由第一日入行便明白此行的運作,所以人家給予工作,我會盡力做好,等對方之後樂意再找我,但我不會去敲門。」雖然現在主力湊仔,其實錦鴻之前是簽了香港電視網絡,還有年半時間才約滿。「公司現在沒有工作給我,但我仍預留時間給它,這是合約精神,所以如有人找我工作,我也推說等合約屆滿再說,何況公司每個月仍出糧給我,這份糧已包括了等待。」雖然沒有拍攝電影或電視,錦鴻偶爾也會到內地參與演出當賺外快,「內地現在是有很多機會,但好劇本難求。我現在有一份糧又沒有經濟壓力,如不是好劇本,為何要拍呢?」除了返內地賺外快,錦鴻也會到內地做公益活動,「內地有很多家庭仍很傳統,認為教養小朋友是女人的責任,男人不應參與。我作為公眾人物,希望藉自己的例子鼓勵內地男士能適度參與,尤其是教導有自閉症以及學習遲緩的小朋友。」

  望子獨立 增責任感

  錦鴻年前曾出書《我和兒子的每一步》,以鼓勵其他自閉症患者家長,今年他將推出新書《兒子教曉我的事》。他說:「此書寫一個男生如何去變成一個爸爸,以及他面對問題時怎去處理,是男人成長的過程。其實此書是寫給囝囝的,因為現在跟他講,他也吸收不到,等他長大了,希望他跟?書本慢慢去吸收,讓他明白爸爸在教養他的時候為何有這些行為?背後原因是什麼?(你對兒子有何期望?)期望他將來能獨立生活,可以自己工作養自己。(所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你可有為兒子做儲蓄,作為他將來生活的保障?)沒有,如果他叻就自己出去住,如果沒辦法自住就跟我住,但他一定要出來社會工作供養自己,這就是獨立。如果他有些成就可以養妻活兒就very good,如果還可以供養我就更加好,但不可以替他想太多,他有自己的生活責任。(現在可有訓練他的責任感?)因為家裏有傭人,加上他功課開始多,所以都是做一些很簡單的家務,而所謂生活責任並不是做什麼,而是明白人要工作,錢要自己賺回來。你現在的工作是讀書,當你選擇不讀書就要出來工作,所以我不介意他出來工作,社會上任何一份工作都有其意義,無論是特首、大公司CEO、記者、廚師甚至洗碗倒垃圾,都有意義,問題是你有否能力去做?如果不勝任就算給你做,你也不開心,而人生就是為求開心。歸根究底人都要工作,如果你想每天都吃一隻雞腿,是否給你兩隻就夠?不夠的,如果人只是解決衣食住行,這樣生活沒意思,跟養寵物沒分別。我當然可以當養寵物般養他,這樣更便宜更簡單,但我不希望他變成一隻寵物,我希望他有獨立思想,對社會、對自己有承擔,自己賺自己吃,這對他是重要的。」

  在別人看來,錦鴻是在照顧兒子,不過對他而言,兒子卻是他的老師,並說:「他教我忍耐、如何照顧別人、愛人以及接受別人的愛,糾正自己在生活上的缺點。現在自己很注重衛生、健康及飲食,因為擔心他病倒,所以希望他養成規律的作息習慣,自己也要做好榜樣。(兒子是否你的另類祝福?)不可說是祝福,正如之前所講他是一個老師,其實凡事沒有好或不好,問題是你用什麼角度去看,用什麼態度去面對,所以囝囝有自閉症,此刻對自己的家庭是好事。」錦鴻一向喜歡小朋友,問他可會再生?他聳聳肩道:「可以生就生,順其自然,生不到也沒辦法。(與太太可有共識?)不必共識,不必討論,結了婚有就有。」

陳錦鴻供圖(部分)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