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點擊香江\確保選舉公平和安全是選管會的責任\屠海鳴

時間:2020-07-24 04:23:37來源:大公報

  去年11月,在「黑暴」壓城下舉行的區議會選舉發生了諸多不公平現象,選舉管理事務委員會接到的4.5萬宗關於選舉不公的投訴,至今沒有得到積極回覆和有效解決。筆者曾在本「點擊香江」欄目刊發《暴力威逼下的區選是民主的悲哀》一文,進行了深入分析。未曾想,時至今日,干擾、破壞選舉的事情還在發生。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預定於九月六日舉行,提名工作已經展開。這不能不令人擔心:這次立法會選舉會不會重蹈覆轍?最近,有許多政黨、民間團體和市民向選管會請願,但至今沒有得到回應。立法會選舉是香港的大事,選管會承擔着基本法賦予的責任,必須回應選民訴求,確保選舉在安全、公正、透明、無暴力威脅的情況下進行。

  回應選民訴求是職責所在

  《大公報》近日刊登《立法會選舉不公問題多 大批請願選管會充耳不聞》一文,列舉了現時立法會選舉至少存在八種可能導致選舉不公的問題。包括住內地港人無法返港投票、假冒他人投票漏洞未堵塞、「初選」偷步宣傳無人查、拒設關愛通道、「港獨」分子蒙混入閘、不設天眼難以搜證、人手點票漏洞百出、遺失資料泄露私隱。這其中的每一種情況都會令選舉變味,令民主蒙羞。

  比如,戴耀廷策劃的非法「初選」明顯違法。基本法第26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但所謂的「初選」,一方面剝奪了一部分人的參選權,另一方面,在選舉工程還未啟動的時候,宣傳「三投三不投」,並要求反對派的粉絲們不要把票投給「初選」落選的人,這也是剝奪了部分選民的選舉權。同時,由於非法「初選」要求參選人簽署協議,承諾當選議員後否決政府的所有議案,以製造憲制危機,實現「攬炒」目的,迫使特區政府倒台,涉嫌「操縱選舉」,違反香港國安法。

  又比如,拒設「關愛通道」完全不顧選舉實際。去年區選期間,就有不少反對派的支持者破壞選舉秩序,或重複排隊,或冒名頂替投票,或在投票站狂喊「港獨」口號威逼選民,不少長者因為要等候一個小時以上,體力不支,不得不放棄投票,而這些選民大部分為建制派的支持者。今年投票日天氣比去年更為炎熱,如果不為長者、孕婦、殘障人士等設置「關愛通道」,勢必令去年的情景重現。

  選管會要依法維護選舉公平公正,不能立場模糊,態度曖昧,更不能對反中亂港勢力的違法違規之舉不問不管,不僅對以上八種情況要拿出應對之策,回應選民訴求,還應預防其他可能出現的情況,否則,就是嚴重失職。

  選舉不公後患無窮

  如果選管會至今還沒有意識到這次立法會選舉的複雜性,沒有意識到維護選舉公正公平的重要性,那將導致非常麻煩的後果。

  以去年區議會選舉為例,有一些「港獨」分子玩弄「隱身術」,簽署了書面文件,承諾「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但其人以往已有「港獨」言行,或已加入具有「港獨」性質的組織,選舉主任卻只「聽其言」、不「觀其行」,令其順利「入閘」。這些人當選區議員後,不思服務社區,把區議會搞成了政治鬥爭的平台,甚至有區議員公然在自己的辦公室牆上書寫「藍絲與狗不得入內」。這些人當選不久,就暴露出了「港獨」本性,唱「港獨」歌,甚至涉嫌非法禁錮民政專員;還有人在街上掛橫額,借疫情公然鼓吹仇恨、抹黑國家領導人及內地制度;亦有多人頻繁現身暴亂場合,至今已有超過20名區議員被捕。這些區議員的行為,豈不是對選委會把關能力的極大諷刺!

  人手點票也容易出現紕漏。有人戲稱「人手點票係石器時代的方式」不無道理。事實上,去年就有選民投訴,自己的身份證已被登記,而據現場的票站主任解釋稱,該情況可能是涉及人為錯誤,又或者有人冒充其身份,並指該名市民雖可投票,但在點算時此票不會計算在內。這樣的解釋,說明選管會拿這種情況毫無辦法,事後也無人跟進解決。這是對合法選民的極大不公!那麼,今年再出現這樣的情況怎麼辦?選管會至今沒有給出防止類似問題的答案。

  應當考慮押後選舉

  不公平的選舉方式,必然產生不公平的選舉結果。當下,還有一個棘手的問題:如何讓不在香港的合法選民投票?

  近來香港的疫情防控形勢突然變得嚴峻起來,這二天確診病例以三位數的速度增長,確診病例已經超過17年前的沙士,而全球疫情防控依然沒有出現「拐點」;香港在「封關」狀態下,如何讓不在香港的選民參選?請問:選管會有可行的方案嗎?如果這部分選民沒法參選,又是極大的不公平。

  另一個情況必須預想到,「攬炒」派從來不按規矩「出牌」,輸打贏要是他們的一貫做派,他們已經搞了一處「初選」的醜劇,在未來一個多月裏,還會玩出什麼鬼花招?儘管無法猜測他們的招數,但可以肯定地說,這些招數的基本套路,就是煽動人員大規模聚集,必然造成「播獨」與「播毒」同在的局面,令香港的疫情更嚴重,令香港社會的撕裂程度更嚴重。請問:選管會有可行的應對之策嗎?如果沒有,則會令香港陷入一片混亂。

  既不能杜絕「不公平」,又不能杜絕「不安全」,為何一定要在九月份選舉呢?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行政長官可以行使授權,修訂《立法會條例》,決定押後立法會選舉,以及押後的時間長度。疫情之下,據國際組織(IDEA)統計,全世界最少有23個國家和地區因應疫情押後或取消選舉。值此特殊時期依法押後選舉,不失為理性選擇。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