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特朗普的特赦令是公開的政治腐敗\周德武

時間:2020-12-25 04:24:17來源:大公報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讓許多人留下了心結,回不回去與家人團聚十分糾結;更有一些人在今年這個假期永遠失去了與家人團聚的機會,成了生死劫。

  特朗普總統照例飛往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與家人共享時光,當然少不了幾場私人聚會。大選投票早已結束,但特朗普迄今不承認拜登當選,兩位大律師朱利安尼和鮑威爾還在為特朗普改寫大選結果作最後的努力。在海湖莊園,特朗普或許會私下會見幾位非官方顧問,完全可以拋開白宮的助手和政策顧問,如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法定成員等,這樣商量起「推翻大選結果」的事也就少了不少阻力。所以,聖誕節之後美國政治會出什麼幺蛾子,現在誰也說不準。

  不過,特朗普的身邊人已悄悄地為他們新的職業探路,包括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都在考慮接下來的工作。有媒體預測,特朗普離開白宮前很可能將彭斯也推上榜單,指責他在1月6日的總統大選點票聯席會議上沒有盡力。

  特朗普離開白宮進入倒計時,他其實也是揣着明白裝糊塗。聖誕節前特朗普忙着給一些人送大禮則是最誠實的答案。這一段時間,特朗普接連簽署大赦令,不僅讓涉「通俄門案」的一些老臣得以解脫,例如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前競選顧問斯通、前競選主席馬納福特等;此外,2007年震驚全球、臭名昭著的「黑水案」四名前軍人(當時以黑水公司保安人員身份在伊拉克工作)得以獲釋;三位前聯邦國會議員科林斯、亨特、斯托克曼以及自己的親家查爾斯.庫什納都獲得赦免。

  與其他總統相比較,特朗普這幾年簽署的特赦令很少,據說是百年未遇的低紀錄。根據以往的規律,一般都是總統任期結束時大發善心,特朗普之前從沒有想過自己的任期這麼短。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司法部設有特赦辦公室,請求特赦的人員高達14000餘人,而真正能夠通過正規渠道獲得特赦的人少之又少。前不久,一些人開始通過他的女婿庫什納向總統遞話,希望能夠將之納入特朗普的法眼。

  特朗普簽署特赦令的三條標準是:效忠、關係密切及親戚。「通俄門事件」中涉嫌說謊的身邊人、貪污的前國會議員以及在戰爭中射殺平民的前軍人均得以逃脫,引起輿論大嘩然,認為這是特朗普的「公開腐敗」,自己一邊聲稱要抽乾「華盛頓沼澤」,另一邊給這些前官員及議員逃避法律的懲處,完全是在自扇耳光。

  與中國特赦制度不同的是,從新中國成立至今,中國國家領導人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人大常委會決定簽署過8次特赦令,最近的一次是2015年9月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與美國自下而上、自行申請特赦的做法不同,中國自上而下的特赦令只根據某項罪行、某個歷史事件等硬性條件,而不涉及具體人。司法機關再根據這些特赦條件予以對號入座。

  美國這套特赦申請制度,為政治運作提供了廣闊空間。一些罪犯家屬通過捐贈、收買、賄賂等方式爭取特赦的案例不勝枚舉。正因為如此,這個制度一直被社會廣泛詬病。

  根據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美國總統擁有赦免、減刑、延期執行罰金或免除罰沒的權力。這個權力幾乎不受立法和司法的約束,歷屆總統都會充分利用這項權力。俗話說,絕對的權力會導致絕對的腐敗,而這項無法挑戰的總統特權是美國政治制度中一項「不加掩飾」的腐敗。美國最高法院及國會都曾提出過改革方案,或修憲或對特赦附加條件等,但最終都不了了之。

  特朗普在聖誕節前大發慈悲讓一些人過了一個快樂的節日,但令更多人不快的是,這些被赦免的人「碰巧都是他的朋友」。接下來還有哪些人士會得到額外的關照是媒體關注的焦點。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以及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等均有官司纏身;得克薩斯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也是面臨多項起訴。他於12月14日帶領全美18個州總檢察長向聯邦最高法院上訴,要求判定賓州等四州大選違憲,雖然聯邦最高法院拒絕受理,但是帕克斯頓對特朗普的「忠誠」足以換取一紙特赦令。

  特赦成為美國總統的一項真正特權,在特朗普任上將這項權力用到了極致。雖然特赦的人數不多,但都很致命。「如果你不是仇外的警長,不是他的老朋友和火雞,那麼這項特赦與你無關」,這是《華盛頓郵報》社論中的一句話。克林頓在離任前赦免了正在逃亡的大金融家馬克.里奇,特朗普當時痛斥道:「這簡直不可思議」。如今輪到特朗普本人,美國人是不是覺得更加不可思議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