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銳 評/「老鴿」要「推黨陪葬」 民主黨何必自尋死路?\方靖之

時間:2021-09-14 04:27:05來源:大公报

  民主黨本月26日召開會員大會,決定是否派人參選新一屆立法會。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日前表示,若會員大會通過不派人參選的決定,而有個別成員仍堅持參選,他會先勸相關成員退黨;並透露,民主黨正研究如何處理有關情況,包括是否開除有關成員黨籍。同一時間,有傳媒聲稱,民主黨內正醞釀「第三條路」,容許成員以個人名義出戰,民主黨不給予支援,亦不會開除其黨籍,但被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批評為「唔湯唔水」。

  「棄選派」堅持全面敵對路線

  看來,民主黨在是否參選問題上依然在爭持,雖然在激進派主導下,「棄選派」已經佔據上風,但「參選派」並未有放棄,繼續拋出各種方案包括容許成員以個人身份參選而不用退黨,但此舉卻被羅建熙、袁海文等公開否決。這說明主導「棄選派」的「老鴿」,基本已經控制了民主黨領導層,羅建熙雖然個人有參選野心,但亦不敢與一眾「老鴿」大佬叫板,已經投向「棄選派」陣營,所以對「第三條路」一棒打死。

  然而,民主黨不是應該講民主嗎?既然連是否留任、是否「鬧辭」都要交由民調決定,為什麼容許成員以個人身份參選的建議,不拿回會員大會表決後再作決定?羅健熙憑什麼一錘定音說如果民主黨不參選,就不容許成員以個人身份參選,他有諮詢過會員大會嗎?說到底,羅健熙不過是傀儡主席,連區議員都不是,如果不是大佬們「欽點」,他有什麼資格出任主席?他自然要聽從大佬們指示,而現時「老鴿」只有一個立場:就是要「推黨陪葬」,不惜一切將民主黨推向與中央與特區政府全面敵對的路線。

  為什麼這些「老鴿」要「推黨陪葬」?當中一類人是由於其極端思想使然,例如何俊仁、李永達等,一直對中央存有敵意,何俊仁更是「支聯會」前副主席,這些人的反共立場令其堅拒接受新的選舉制度,拒絕接受香港已經進入國安時代,仍然高舉「反中抗共」一套,自然要將民主黨推向對抗的路線。

  另一類「老鴿」如胡志偉、尹兆堅、林卓廷等,不但同樣立場偏頗,而且他們都已身陷囹圄,以他們以往的言行,以他們在「黑暴」期間的所作所為,根本不可能符合「愛國者」,也不可能「入閘」。他們知道將來已參選無望,自然沒有動機去支持其他成員參選。相反,他們更普遍存在「逆反心理」,我不能參選,其他人都不可以,以此向特區政府還以顏色。

  況且,他們還有一個自身利益考量。在失去議席之後,他們主要依靠「眾籌」維生。據悉,不少「老鴿」的眾籌收入十分可觀。而願意捐款給他們的大多是激進派支持者,這些人希望「老鴿」能夠採取更強硬立場,這種情況亦反映在民主黨之前的籌款上,主動捐款的都表示希望民主黨強硬下去。這些人或者為數不多,但由於願意捐款,成為民主黨以及「老鴿」的主要收入來源,其影響力自然高於其他人。

  「老鴿」要迫民主黨「棄選」,出發點從來都是出於政治立場,出於自身利益,而不是着眼於民主黨的發展與存亡。否則,他們在要求民主黨棄選的同時,有沒有提出民主黨未來的發展方向?他們自己不選,更要求整個民主黨不參選,而且按他們的說法,不只是這一次,而是之後的選舉都不參選,請問民主黨將來的出路何在?他們都沒有回答,反正只要每個月的眾籌到賬,哪管民主黨洪水滔天,這就是「老鴿」們的「德性」。

  盲人騎瞎馬 夜半臨深池

  亂港組織有一個特點,就是很容易被激進力量主導,誰大聲、誰搶佔了道德高地,就可以迫令其他人跟從,哪管走的是一條死路,它們都很難抗拒。在所謂「五區公投」時,民主黨能夠頂住壓力,主要還是有司徒華壓陣,有他明確反對,黨內的溫和力量才敢發聲。到2014年非法「佔中」及2019年「黑暴」,民主黨內再沒有「壓艙石」,結果一開始就被激進派主導、捆綁。現在「黑暴」消亡了,但激進勢力猶在,在各個亂港黨派內繼續興風作浪。民主黨現時正是被一班「激進老鴿」捆綁騎劫,再加上一個無能主席,令民主黨猶如「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走上一條死路。

  現在一個有趣的情況是,從來沒有人迫民主黨參選,但一班「老鴿」卻不斷迫民主黨不要選,甚至不惜以嚴厲手段懲治要參選的成員。民主黨堅持走上這樣一條對抗中央、對抗新選舉制度之路,不會對香港選舉制度,對香港政局造成多大影響,只不過宣告民主黨在政治上的「死亡」,而兇手就是一班「老鴿」。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