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以法論事/香港律師會為大律師公會樹立典範\江樂士

時間:2021-09-11 04:26:35來源:大公报

  香港一些專業團體近年來被激進分子滲透,逐漸背離它們原有的使命。這些政治化的專業團體被利用來服膺某些政治目標,最終將難逃衰亡的厄運。

  教協就是一個好例子,大律師公會(下稱「公會」)似乎也要步其後塵。公會近年變得像政治組織多於專業團體。在黑暴期間,公會非但沒有守護香港的警隊,反而對暴徒百般縱容。

  尤甚者,公會前主席戴啟思在2020年5月25日致函美國大律師公會和其他海外法律機構,表示對香港國安法深感憂慮,並促請對方留意事態發展云云。國安法頒布實施後,公會仍不收手、繼續其政治搞作。

  公會政治化,與專業脫鈎,外界曾期望戴啟思卸任後,公會可以委任一位正直的主席,帶領公會重回專業團體的正軌。然而這個希望最終落空了,公會繼續沉淪。

  公會在今年1月21日委任夏博義為新任主席,媒體揭露,夏博義不單是英國自由民主黨成員,更是牛津市的市議員,直到1月初才離任。他在接受傳媒採訪時,從不關注業界利益,而是抹黑國安法,誣衊警方。

  夏博義的言論令公會聲譽進一步受損。有關言論讓人覺得他要利用公會主席身份來達成外國政治勢力的目的。

  慶幸的是,香港律師會秉持專業精神,沒有像公會那樣走上政治化的不歸路。這全賴律師會主席領導英明、會員盡責。

  公會政治化與專業脫鈎

  律師會在8月24日舉行理事會改選,由「專業派」與自詡「開明派」(實為「港獨派」)爭奪改選後的席位。「專業派」最終勝出選舉,「專業派」在理事會佔據14個席位,「開明派」只佔6席,這個局面將對整個法律界影響深遠。

  倘若律師會選擇了政治對抗而非秉持專業精神和理性,它難免步公會後塵,失去社會的信任、被邊緣化、被無視。屆時政府可能別無他選,只能像對教協一樣宣布終止合作關係。所幸的是,律師會秉持專業精神,保存聲譽。律師會前主席彭韻僖在艱難時刻展現了強而有力的領導力,實在功不可沒。

  今年1月,英國外相藍韜文公然威嚇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阻撓他接受香港律政司委任、負責檢控反中亂港頭目非法集結。刑事檢控和法治受到猛烈攻擊,大聿師公會竟然一聲不吭、冷眼旁觀。當時只有彭韻僖說句公道話,指出根據國際準則,必須確保律師在不受政府威嚇的情況下履行職責,並且必須尊重檢控的獨立性。彭韻僖各方面都樹立了榜樣,大律師們應向她學習,不要像公會主席那樣沉迷政治。彭韻僖敢於挺身而出,履行了公會未能履行的道義,希望她的繼任人陳澤銘承傳她的專業精神。

  大律師公會已經迷失方向、不能領導法律界,希望陳澤銘像彭韻僖一樣,成為法律界的代言人。

  專業機構要在社會上發揮影響力,必須先贏得各界尊重和信任。專業機構如果總是越俎代庖,插手政治,最終只會衰敗、被忽視。香港律師會樹立了典範,希望公會覺醒,自我糾錯,專注本分,否則必然被邊緣化,喪失影響力,遭唾棄。

  註:英文原文刊於《中國日報香港版》,有刪節

  律政司前刑事檢控專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