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國際關係/拜登時代的中美關係須突破「特朗普陷阱」\張敬偉

時間:2021-01-22 04:23:46來源:大公報

  特朗普時代在荒唐中落幕,拜登時代在混亂中開局。

  拜登時代的中美關係前景如何?成為全球普遍關注的焦點。在拜登的就職演說中,拜登並未提及中美關係,而是強調修好美歐關係。

  特朗普時代,不斷對華採取貿易戰、科技戰疊加地緣政治戰,也對中國企業進行的前所未有的制裁。而且,美國不僅一再對台軍售,打破了兩岸力量的平衡,而且擴大了美台之間的官方交流,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特別是,特朗普和蓬佩奧還開始極致反華的「末日瘋狂」,蓬佩奧甚至要取消美國對台官方交往限制。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刻意漠視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布,是對中美關係的嚴重顛覆。

  避開陷阱 重回合作大道

  特朗普政府極端反華,不斷給拜登政府「挖坑」和製造「陷阱」,是為了讓拜登接受其反華遺產,使中美關係進入零和博弈。特朗普時代的反華「成果」看,中美「新冷戰」不僅對中美兩國是雙失,對全球也非利好。拜登時代重建理性務實的中美關係,必須突破「特朗普陷阱」。

  拜登政府已經對「特朗普陷阱」有所警惕。12日,美國國務院叫停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訪台的行程。美國給出的理由是為了政府平穩交接而停止所有外交出訪,但人們都知道這是拜登政府對蓬佩奧「末日瘋狂」的喝止。事實證明,這不僅驅散了籠罩在台灣海峽上空的危險陰霾,而且解除了中美關係緊張升級的警號。

  面對特朗普政府提前幾十年解密的「印太戰略框架」文件,拜登政府任命了兩個與中國相關的關鍵職位。一是坎貝爾被任命為印太政策高級協調員,這一新設職位也被觀察家們解讀為「亞洲沙皇」。二是任命羅森伯格擔任中國事務資深主任。兩個人選都是資深的「中國通」且有深厚的戰略學者背景,凸顯拜登政府對華關係的重視。尤其坎貝爾,是奧巴馬時代重返亞洲政策的制定者,凸顯拜登時代的中美關係在某種程度上要重回奧巴馬時代的對華路線──擺脫特朗普時代粗暴的對華單邊主義路線,構建美國領導下的反華聯盟。

  針對蓬佩奧所謂取消美國對台官方交往限制,拜登在內部講話中也重申只有一個中國的立場,不承認「台灣獨立」。據《紐約時報》18日報道,拜登在內部會議中強調,拿「台灣獨立」做文章對美國無益,只會引發「台獨」勢力的躁動情緒,從而把美國拖到世界大戰懸崖邊。

  從拜登任命的「中國通」到其本人和中國打交道的深厚背景,拜登政府要將特朗普時代的「單邊主義」拉回到「多邊主義」軌道。在美國已經形成集體有意識反華的大背景下,拜登政府或不能讓中國關係回到特朗普前的常態,但也不至於和中國打一場兩敗俱傷的「新冷戰」。而且,美國在巴黎氣候協議、伊核多邊協議、朝核問題等方面,都和中國有着利益交集和合作空間。

  貿易層面,拜登會否繼承特朗普時代的貿易戰?拜登對此有不同說法──在其競選時期曾揚言要放棄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勝選後則強調會繼承特朗普對華貿易戰的成果。兩種說法,看似矛盾,實則是拜登基於美國利益的考量。兩年貿易戰美國雖然多收了2100億美元稅收,但也給美國企業帶來6000億美元損失,更讓美國損失了24.5萬個就業崗位。但因為中美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讓美國獲益匪淺。因此,繼承中美貿易戰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不僅對美國貿易有利,也有助於中美繼續談判,促成中美達成更加務實的貿易關係,在談判博弈中通過互利雙贏消解貿易戰的副作用。

  遏制中國不符美國利益

  在科技戰以及更廣泛的對中國企業的制裁方面,拜登政府或短期內無法為受到波及的企業鬆綁,但也不會繼續對中國企業進行圍剿追殺。科技和資本全球化,決定了美國對中國資本的制裁和打壓,也必然影響美國政府和企業的全球利益。

  涉疆涉港等問題上,意識形態色彩濃厚的拜登政府依然會給中國製造不少壓力,而且會聯合盟友集體針對中國。這是中國亟需關注的──包括在地緣政治和經濟貿易層面,拜登政府也會通過構築多層次的「朋友圈」對華遏制施壓。中國對此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

  拜登新內閣成員的聽證會上,從國務卿布林肯到財政部長耶倫,再到情報總監海恩斯以及國防部長奧斯丁,紛紛發出反華聲音。尤其國務卿布林肯,強調要繼承特朗普時代的反華政策。這也意味着,拜登內閣將反華視為政治正確,難以擺脫過去四年極端反華的「特朗普陷阱」。

  因而,拜登時代的中美關係,依然前路崎嶇。對拜登政府,中國還是要察言觀行,不能抱太多幻想。適當反制也是應有之義,早前中國對特朗普時代的國務卿蓬佩奧等28人實施制裁,這些人及其家屬被禁止入境中國內地和香港、澳門,他們及其關聯企業、機構也已被限制與中國打交道、做生意。這不僅是對那些破壞中美關係者的懲罰,也對其他人敲響了警鐘。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