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荒唐時代的荒誕愛情\覃白璐

時間:2020-10-18 04:23:43來源:大公報

  圖:王小波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在《黃金時代》裏表露無遺

  我最近才拜讀了王小波的《黃金時代》,這是他「時代三部曲」的第一部。故事發生在文化大革命時期,那是一個造反胡鬧的時代,全體中國人被捲進政治鬥爭的大漩渦中。

  故事的主人翁「王二」,身處這個荒謬時代遭受種種不公義的待遇,既然無法證明自己無辜,便傾向於證明自己不無辜,以玩世不恭的賴皮態度面對各種壓迫和不公。王二以「性愛」作為對抗外部壓迫的最後據點,將性愛這檔事幹得既放浪形骸、轟轟烈烈,他一次次被鬥捱整卻仍保持樂觀,並依「上級」命令寫出了一份又一份的「性愛」交代報告書,公諸於眾。對此他慎重其事,甚至將交代報告以文學的高度來創作,對當時的政治正確展開了極其尖銳而又飽含幽默的挑戰。

  王二是個渣一般的王八蛋,沒有擔當,極為自戀。在那個每個人都需要歌頌的年代,他通過這些不加隱藏的人性慾望,卸下了對那個時代不滿的假面。

  另一個主角陳清揚,人們口中的「破鞋」蕩婦,她主動和王二接觸,本來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她想要一個真相,一個能被所有人承認的真相,卻沒有任何客觀物件能夠說明,這給她帶來一種自我認同的混亂。王二是陳清揚在生活中唯一能夠真誠對話,唯一感覺自體得到完全接納的客體。

  整部小說就是在說這一對男女,他們如何活得明白的歷程,這個歷程,真實而又殘忍。生逢亂世,活得像一條拴不住的野狗,唯有一套賴活本事,唯有存活下來才是出路。他們彼此沒有婚姻名分的約束,卻比所謂的夫妻關係更加和諧親密交融。兩個人一起用性愛對抗文革時期裏不自由不公正的一切,最後用性愛擺脫了世俗認定的價值標準。

  我最喜歡書中那段兩人逃離眾人遷往山中獨居的生活。這時兩人已經逐漸成熟,成熟到可以面對那個時代的虛偽,王二藉身體負傷之際逃往山中獨居,陳清揚前往探望,索性也一起搬到山中兩人同居起來。那是一段不受外界打擾的生活,山中生活清貧寡淡,卻在亂世中獨守一方清淨。兩人過着男耕女織的原始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沒有夫妻之名,卻活得像一對夫妻般融洽。也是在這段山居生活中,陳清揚發現了自己對王二的愛,而她已經不想也無所謂去挑明。

  多年後兩人再度重逢,但面對當年那些說不清的愛,陳清揚心底清楚,此刻的她已經不是當年風雨飄搖中急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她了;她不再極力想去證明什麼,探求什麼,她也不再去糾結想知道王二究竟有沒有愛過她。

  王小波這部作品的獨特幽默、罕見的趣味性,語言詼諧幽默,天馬行空脫序不羈的想像力,行雲流水滴水不漏的敘事手法,在他之後一代不少年輕作家們深受其語言風格和敘述能力的影響,作品中處處都有模仿他風格的筆墨和痕跡。《黃金時代》是一部獨特的作品,紀錄一段荒唐時代,刻畫一段荒誕的愛情,「是的,我愛過你,可我們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