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政情觀察\香港「黑色革命」已離死不遠\楊堅

時間:2019-08-12 04:23:56來源:大公報

  今年3月以來,在美國等若干西方國家策劃下,「拒中抗共」政治勢力以反對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為突破口,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積極組織謀劃「顏色革命」;6月9日大規模遊行緊接暴力衝擊警方,標誌着這場「顏色革命」終於爆發。我以為,鑒於參與者普遍穿黑衣和戴黑色口罩,應稱之為「黑色革命」為宜。

  從6月9日至6月底是「黑色革命」第一階段,「拒中抗共」政治勢力的主要口號是「反送中」。儘管6月15日行政長官宣布暫緩《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審議,但是,「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得寸進尺,企圖迫使特區政府接受他們的所謂「五大訴求」。

  中央絕不讓亂港派得逞

  7月1日,極端激進分子攻入立法會大樓,大肆破壞大樓內各項設施,掠走一批文件和電腦,尤為惡劣的,是塗污立法會主席座位上方的香港特區區徽。在立法會大樓外旗桿上高掛的國旗則被換成黑旗,一旁掛着的區旗被降半旗。這一切,意味着「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已將矛頭由反修例,轉向直接反對特區政治制度和國家,從而,標誌着「黑色革命」轉入第二階段。

  7月15日,我在本欄發表《警惕香港無政府主義冒起》,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管治機器已難以正常運轉,這是特區成立22年前所未見的。在2014年長達79天的『佔中』行動期間,反對派尚留出通道允許公務員正常出入政府總部。這一回,建築造型為『門常開』的金鐘政府總部,多次不得不『門緊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及其管治班子的權威已陷入低谷,這也是特區成立22年前所未見的。」「目前的『僵局』如果得不到新辦法來挽破,香港則將向無政府狀態滑去──政府無力管治,越來越多人挑戰政府管治。這也就是為什麼7月1日洗劫立法會大樓的暴行沒有引起民意逆轉的底蘊。」

  可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7月21日,「黑色革命」進入第三階段。是夜,極端激進分子包圍中聯辦大樓,塗污國徽,塗寫侮辱中華民族的文字,並且,開始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這是「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於2016年發動旺角暴亂時首先喊出的口號。「拒中抗共」政治勢力把他們發動「黑色革命」的宗旨徹底暴露,反修例是藉口,最終目標是「港獨」。

  為實現「港獨」,「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必定也必須先癱瘓特區政府並架空中央。為此,「拒中抗共」政治勢力企圖借助他們暫時佔上風的政治形勢,逼迫特區政府成立由同情和支持他們的人士主導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奪取3月以來香港政局演變的話語權。   如果他們的圖謀得逞,那麼,「黑色革命」就將由「黑」變「白」,「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就將被打扮成「天經地義」。

  從7月21日以來,無政府狀態進一步加劇。「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公然蔑視警方反對通知書組織非法遊行。極端激進分子的暴力行動不斷升級,甚至以武力攻打警署。尤其,一部分公務員公然違反「政治中立」,組織聯署和集會,反對行政長官及其管治班子。

  「黑色革命」為美利益服務

  必須指出,與美國策劃的其他「顏色革命」大體為非暴力形式不同,「黑色革命」以主要是非暴力形式開始,但是,暴力愈益變成主要形式。這是因為,美國策劃的其他「顏色革命」,面對的是一系列虛弱的國家政權或國家政治制度,「黑色革命」面對的是強有力的中國政府和中國政治制度。中央巋然不動,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抵制「拒中抗共」政治勢力非分之想。於是,後者只能撕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面紗,訴諸暴力。

  面對鐵一般的事實,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回答記者問時稱,香港的暴亂(riots)已持續一段長時間。特朗普認為這是香港和中國之間的事,而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他們必須自己解決,他們不需要別人建議(They don't need advice)」。

  香港有媒體就特朗普的這一表態提醒「拒中抗共」政治勢力不要再對美國政府的幕後支持寄予厚望。這是一個剴切的評析。美國所策劃的所有「顏色革命」都是為其國家利益服務,而「黑色革命」則是為美國調整其全球戰略後,視中國為主要對手服務。然而,美國全面遏制中國也需要把握節奏,何況,在香港與北京的較量,只是華盛頓與北京全面較量的一小部分。特朗普爭取連任美國總統,不是美國國家利益所必須,卻是特朗普認為令美國更加偉大之必須。於是,他急於要求中國增加對美國農產品的進口,以利於他爭取美國農民的選票。在這樣的背景下,「黑色革命」可能被很快遏止。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