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美報告的「冷戰恫嚇」無實質作用/陳 鋒

時間:2018-11-16 03:16:59來源:大公報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當地時間14日發表報告,建議國會指示美國商務部和有關部門,提供非機密的報告,重新審視應否在科技產品出口香港的政策上,繼續將香港和中國內地視為兩個獨立的關稅區。這一報告出台後,立即引起香港一些「泛民」的興奮,認為是美國採取對抗中國的「實質舉動」,黃之鋒之流更是在網上亢奮「邀功」。

  然而,只要對該委員會的角色有一定的認識就可以知道,在這自2004年以來的第十四份涉及香港的報告中,本質上並沒有提出任何新的觀點,所謂的「區分獨立關稅區」,過去的報告已曾提過;所謂的限制高科技出口,更是早有相關法例。總而言之,這是一份類同於「冷戰恫嚇」式的「全面遏華」報告,在關於香港的層面,不具有現實的可行性。退一步說,如果美國真走到要在「關稅區」上制裁香港的地步,那麼美國同樣要承受巨額的損失,更重要的一點在於,美國將永遠失去香港這個「踏腳板」,得不償失。

  到底這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是什麼背景、有何影響力?2000年10月,美國會根據《2001年弗洛伊德‧斯彭斯國家國防授權法案(The Floyd D. Spence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設立該會,其宗旨是監測、調查並向國會報告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美中貿易往來對美國經濟與國家安全可能造成的影響。該會每年都向國會提交報告,2004年報告首次出現涉港內容,近年來則給予香港問題越來越大的篇幅。

  實際上,這份報告最根本的目的,是要針對中國的崛起,也即審視中國發展對美國造成的挑戰和影響,而非為了「關心」香港的民主自由。其出發點是如此,那麼其結論及其目的,也就不難理解了。

  在涉及香港的內容中,認為美國國會屬下小組,要與英國、歐盟和台灣的對口部門相互合作,每兩年一次審視中國是否有遵守《基本法》。美國會議員在互訪中與香港官員、民主派議員、商界人士和民間組織代表會面;與中國及香港特區官員會面時,要提出中國要恪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要表達美方繼續支持香港的法治和言論自由。報告並提到,香港是獨立關稅區,保持獨特的出口管制;2017年,美國和香港加強出口管制合作。但是,2018年5月,美國國務院發布的年度香港報告中,美方官員對轉移相關受管制物資提出了憂慮。

  從中可見,「區分獨立關稅區」,其最核心的考慮在於,要堵住中國從香港特區進口來自於美國受管制的物資。實際上,美國國會早在1985年制定的《出口管制法》修正案中,就早已將把香港納入實行對中國高新技術出口管制體系中的一部分。1998年12月,該委員會向國會提出報告,稱中國政府一直將香港作為獲取美國技術的轉運站,聲稱中國政府一直利用美國對香港出口控制政策寬鬆、允許香港獲得美國軍事敏感技術的便利,為高技術流入中國留下了漏洞。該報告建議美國政府有關部門就應否允許香港繼續維持其獨立的出口控制地位進行研究,同時評估香港在中國軍方出口控制中的地位。此後,美國國會還立法禁止中國通過香港獲得高科技產品,防止其進入中國內地市場。1999年5月13日,眾議院提出第1813號法案,要求美國禁止向香港出口型號為「Cray SV1」的超級電腦。

  因此,該委員會的報告,除了老調重彈「中國危脅論」外,並沒有提出任何新的思維和觀點。其結論大部分與往年基本上是「照字搬字」,被視為「新內容」的關稅區問題,以往也有類似的表述。但從現實角度,站在美國國家利益的角度,沒有可行性。

  首先,區分獨立關稅區,就意味着美國與香港的貿易要面臨嚴重損失。根據該報告的數據,2017年香港和美國的貿易總額為5440億港元。香港進口美國的貨品達400億美元,香港是美國第九大的進口夥伴。在香港,美國有超過1300家公司運作,283家以香港為地區總部,及443家以香港為地區辦事處。以關稅區來制裁香港,首當其衝的就是美國商人的利益。

  其次,退一步來講,就算美國當局要這麼做,從技術層面也不是短期一年半載可以落實的。一系列的立法程序,牽一髮而動全身,各層面的政治與商業利益,並非說某些反華議員的意志可以全力抗衡的。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香港是美國在亞太的一個「棋子」,不僅僅在於經濟商業方面,還在於政治方面,是美國在該區域僅有的一個可以「着力」的點,尤其是在對華方面。全面制裁,意味着美國的撤退與放棄,長遠而言,美國將承受更大的損失。

  總而言之,香港的「泛民」不要高興得太早,美國國會介入香港事務的目的並非關心香港的人權和民主,而在於美國國家利益,正如《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宣導者麥康奈爾所言,「香港在東南亞及全球經濟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美港之間的經濟聯繫越來越緊密。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必須確保龐大的美國利益在1997年以後仍得以保持。」

  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說得好,這個報告是立場偏頗,對香港的指控是失實的,「第一,是不公允;第二,是不成立。」從一個大環境看,這是美國冷戰思維的最新演進,可以視之為「恫嚇」,和前日美副總統彭斯的「冷戰言論」如出一轍。但並無太大的實質作用。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