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Keith Richburg到底有多無恥?/李凱言

時間:2018-10-12 03:17:10來源:大公報

  馬凱被拒續簽,引起外國勢力「八國聯軍」式的攻擊。繼美國商會會長口出惡言之後,同樣曾任FCC主席、港大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的Keith Richburg(譯稱:瑞凱德)昨日在網上撰文,為求嘩聚取寵,甚至用上「香港之死終來臨」的標題,內容充斥着種種可笑的、無知,甚至可以用上荒謬來形容的內容。

  此人的言行只能用無恥來形容:身為一名「資深傳媒人」,不僅沒有任何理性客觀的基本素質,甚至還要以極其煽動性言論去抹黑和他政見不同者;更重要的是,身兼港大的研究總監,受到特區的公帑資助,反過來詛咒香港,這是什麼樣的虛偽心態?類似這種自以為是、自以為「民主燈塔」教父來教訓香港的人,香港絕不歡迎!

  受香港資助 反來詛咒香港

  Keith Richburg文章題目足以和《蘋果日報》當年陳建康假新聞的標題相「媲美」。他先以「用了一段時間,但香港之死終來臨(It took a while, but 'The Death of Hong Kong' has arrived)」來吸引讀者眼球。文中又稱,2018年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是一個轉變節點,標誌一個曾經偉大,開放而自由的城市開始崩壞(the demise of a once-great open and liberal city really began)雲雲。文中缺乏任何基於事實的客觀評論,充斥其間的是個人政治觀點的發泄,其行文與水平,只能用可笑來形容。

  本來一篇文章尚不足以觀察此人的真實「水平」,但他其後接受香港一間本地網媒訪問時,所作的一番回應,則幾乎可以斷定,此人連最基本的常識都缺乏。例如,他憶述1995年首次到香港設立《華盛頓郵報》分部,獲邀和當時的政府新聞處處長午餐,瑞凱德問對方申請記者證,新聞處處長只是笑一笑,稱香港不需要申請記者證:「我們有新聞自由(We have freedom of the press here)。」他這麼講,無非是要說明回歸前是有新聞自由、回歸後就失去。

  這段文字之所以看出瑞凱德的低劣水平,理由有三。

  第一,來香港竟然不知道香港沒有官方簽發記者證之事,這是合格外派記者的素質嗎?連基本功都不做,連實習記者資格都不配。第二,不發記者證就代表港英沒有政治審查?這到底是多幼稚的人才會有的思想?試問,當年港英可以允許批評英女王的新聞存在?FCC回歸前何曾有過活動邀請推翻英國統治?事實上回歸前的FCC不過是港英政府所豢養的一隻「狗」而已,何曾有過對殖民者的批評?第三,港英時代有過新聞自由?《大公報》被禁止出版、多少傳媒人被判監驅離,只要稍作資料搜集就可以掌握,「新聞研究中心總監」竟然不知道,這是無知還是低能?

  這篇文章其實並不長,如果是一般的低素質的西方人所寫,沒有人會奇怪,在twitter、facebook上類似的叫罵言論實在太多,無日無之。問題在於,他被視作是一名資深傳媒人,聲稱有數十年駐外經驗,又曾在香港駐過五年的傳媒人,仍然出口如此之荒謬言詞,極度缺乏香港歷史的基本常識、缺乏對客觀事實的理性思考。如此「人才」還要當上香港大學的「新聞研究中心總監」,實在令人質疑,港大當年是以何種標準聘請的?

  傲慢兼狂妄 新殖民者嘴臉

  Keith Richburg必須記住,香港早非英國的「屬土」,更非美國的藩屬,來到香港必須遵守這裏的法律、遵守這裏的民意、尊重這裏的人民。更何況,受到特區公帑的資助有了巨額薪水的教席,不僅沒有感恩,反而千方百計來詛咒香港,這是多麼無恥的表現?此人或許「任期」即將結束,於是自以為可以放肆撒潑,肆意辱罵,但香港有七百四十萬人,他或許可以得到「港獨」或「泛民」政客支持者的「喝彩」,但所作所為,無異於跟更廣大香港市民為敵。

  自以為是「民主燈塔國」來的人,一副居高臨下的教訓嘴臉,還真把自己當作當年的新的殖民者、來教化香港市民?請照照鏡子吧。這種人香港絕不歡迎,既然「香港已死」,有本事請立即辭去教席,將所有薪水返還香港。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