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狀況百出/賽場高溫 網壇二哥:熱死人誰負責

時間:2021-07-30 04:24:33來源:大公报

  圖:俄羅斯網球選手梅韋迪夫28日在賽場上癱倒。\美聯社

  【大公報訊】綜合美聯社、CNN、彭博社報道:東京天氣酷熱且濕度高,為運動員帶來巨大挑戰。在28日的網球比賽中,世界排名第二的俄羅斯球手梅韋迪夫(Daniil Medvedev)痛苦難忍險些暈倒,兩度叫醫療暫停,他更向裁判抱怨「如果我死了,誰來負責?」西班牙更有女球手打到中暑,要坐輪椅離場。有評論質疑,日本申奧時聲稱東京夏季「氣候溫暖宜人」是謊言,苦果運動員吞下,日方應公開道歉。

  梅韋迪夫於28日早上11時開始的男單第三輪比賽中對陣意大利選手的霍尼尼。雖然他以2:1挺進8強,但過程異常曲折。當時氣溫為31攝氏度,體感溫度接近37攝氏度,濕度高達72%。梅韋迪夫比賽中兩度要求醫療暫停,裁判詢問他能否繼續比賽時,他生氣地回應:「我可以完成比賽,但我會死。如果我死了,你們誰能負責?」

  熱到「無法正常呼吸」

  梅韋迪夫賽後接受採訪時表示,從第一盤開始,他就感到不適,橫膈膜像被阻塞無法正常呼吸;第二盤時,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好一點,我感覺隨時要倒在球場上。」隨後,他進行了10分鐘的沖涼休息,但溫度驟變令他身體不適甚至抽筋,咬牙堅持完賽。

  同日,參加女單四分之一決賽的西班牙球手巴多莎(Paula Badosa)第一局便因中暑退賽,坐輪椅上黯然離場。她遺憾地表示,從一開始賽事條件便極為苛刻,「以這種方式結束是一種恥辱。」23日,俄羅斯射箭運動員貢博耶娃在比賽中不敵炎熱天氣暈倒。而在26日舉行的男子鐵人三項比賽中,選手到達終點後集體嘔吐,日媒稱事件也與天氣太熱有關。

上午比賽為遷就美國觀眾

  CNN指出,東京的天氣情況已直接影響了運動員的成績。世界「一哥」、塞爾維亞名將祖高域同日稍晚取得首勝,他和梅韋迪夫都曾要求主辦方推遲比賽時間,避開中午。祖高域受訪時質問,無法理解為何比賽不安排在下午3時後或晚上舉行,賽場有足夠照明。祖高域說這是他經歷過最艱難的條件,「我打職業網球已經20年了,我這輩子從未每天都遇到這種情況。」

  在選手抗議下,國際網球協會(ITF)宣布更改賽程,出於對球員的健康考慮,自29日起所有賽事的開賽時間推遲至下午3時。若氣溫超過30.1攝氏度,球員可在比賽期間要求休息10分鐘。據悉,本屆奧運游泳和網球等熱門項目之所以在上午和正午前後進行,是東京奧組委按照美國轉播方要求所安排,目的是配合美國觀眾在「黃金時間段」觀賽的作息。

  馬拉松競走搬至北海道

  受城市熱島效應影響,東京夏季連年濕熱難忍。住在東京的大學教授村上博美說,普通人很難長時間呆在戶外,無法想像運動員在這種條件下作賽有多困難。2019年初,東奧主辦方將馬拉松等多項戶外賽事的舉辦地點,由東京轉移至溫度相對較低的北海道札幌。東奧開幕前,主辦方也已預計高溫負面影響不容小覷,宣布採取多項措施應對,包括各場館設降溫噴霧站、納涼篷和空調房,為選手提供降溫背心及飲用沙冰等,但收效甚微。

  近日,美國多家媒體抨擊東奧申辦委員會關於氣候適宜辦賽的內容「存在謊言」。日方於2013年提交國際奧委會的報告中寫道,「東京7月下旬到8月上旬的氣候溫暖宜人,是可以使運動員們發揮出最佳水平的『理想天氣』」,但事實並非如此。1964年東京首次承辦奧運會時,曾為避免酷熱天氣將開幕日延後至10月,證明日本政府明知「氣候宜人」是在撒謊。雅虎新聞專欄作家韋策爾(Dan Wetzel)直言,運動員正為日本政府的謊言付出代價,日本欠所有人一個道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