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公評世界\香港人請不要刻意忽視美英黑歷史\周德武

時間:2020-07-01 04:24:47來源:大公報

  6月30日,《香港國安法》甫一落地,立即成為全球各大媒體競相報道的新聞。回望去年修例風波中香港一些人的表現,他們把污損國旗、揮舞英美國旗作為興奮點,把英美作為主子,對自己國家卻充滿了仇恨。但是從2020年7月1日開始,如果一些人還不懂得尊重自己的國家,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的國民身份,很可能會把賣國、叛國當成「愛國」,把「港獨」作為政治追求,自覺或不自覺地接受外國政府和組織的政治資助,甚至製造和使用攻擊性武器,將有可能觸碰國安法的紅線。由此可見,迅速強化自己對國家的身份認同,不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事情,而多讀一些中國和西方的正史,無疑是一條捷徑。

  這些年來,中國歷史在香港遭到扭曲,英、美歷史得到刻意美化,以致不少人分不清歷史的美醜。美國的擴張史、屠殺印第安土著史都被淡化;英國在世界的殖民史也作了中性處理,尤其是對香港的殖民史被美化到難以置信的地步,甚至販賣鴉片等毒品都被解說成正常貿易。看看今天的世界,有多少衝突都是大英帝國埋下的禍根,包括最近中印的邊境衝突。作為香港人對這些黑歷史理應知道得更多。看不清歷史也就無法理解當下,更談不上展望未來。

  最近西方掀起的轟轟烈烈歷史正名運動,不僅讓美國經歷一場文化革命,更是迅速波及到英國等國,連牛津大學羅德獎學金的冠名權也遭到了挑戰。羅德作為販奴者的身份再次被喚醒。

  表面上看,美國民主與共和兩黨爭奪的是對美國歷史的定義權,實質則是通過這場「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運動,爭奪對大選議程和選民的控制。民主黨不希望失去任何一張少數族裔的選票,藉此將平權、公共醫療、移民等理念再次注入民主黨的肌體;而共和黨則需要老白男及一切保守主義勢力團結在自己的周圍。作為回報,共和黨將通過一系列政策,減少白人世界的危機感,增加減稅的快感。

  民主黨人忙着支持歷史遺跡的清理,但比民主黨更忙的則是那些共和黨的支持者們,他們甚至走得更遠,以至於把自由派精英所珍視的東西也一併拿來示眾,例如對哈佛和耶魯等歷史名人的黑歷史予以清算,過去這些人拿錢建學校、建慈善基金,以此給自己貼金、企圖洗刷不那麼光彩的歷史。共和黨正是通過這種反向操作,將這場歷史正名運動引向更加極端的境地,以此引起美國社會的反感,特別要讓白人產生深度恐懼和不安,從而達到縮小民主黨基本盤的目的。

  弗洛伊德之死改變了美國,也在改變世界對美國的看法。還原歷史對於有些國家或名人的後裔,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是對於世界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我們不僅需要茶餘飯後的談資或野史,更需要有能夠幫助形成正確世界觀和價值觀的正史。不管怎麼說,美國乃至西方國家的這場歷史正名運動,讓世界越來越清晰地看到了一個真實的美國及西方。

  其實,英美的民主制度是停留在紙面上的。就拿總統大選來說,勝者得全票的選舉人制度存在着諸多缺陷,太多州的投票就是一個擺設。特朗普的當選則是最鮮活的例子,即使他的選票比希拉里少了289萬張,依然可以取得總統寶座。即便美國在世界橫行霸道,利用美元、美援、美軍,實現對世界財富的掠奪,對不喜歡的國家搞政權更迭,無所不用其極,但這一切並不妨礙一些香港人作出美國是最民主國家的認定。

  作為代議制的英國,16萬保守黨黨員就可以選出保守黨黨魁,自動當選為英國首相,成為6600萬人的代表,何來民主之說?更何況美英等國在國際舞台上肆無忌憚地使用「馳名雙標」,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不是西方有多民主,而是他們把控着對民主的定義權。對燈塔國的幻象遮蔽了一些人的雙眼,當然其中不乏有許多「裝睡的人」,僅憑一部法律很難叫醒他們。

  美國自稱是「民族的大熔爐」,其實我們通過一系列事件發現,美國的民族融合並不好,相反種族主義的矛盾以及被種族主義所掩蓋的貧富差距、階級矛盾也到了一個不可調和的地步。近兩年來,美國的一些大資本家們特別是世界巨富都對資本主義的未來表現出強烈的憂慮,他們要求政府向自己開刀,向其徵收高額稅收,否則財富過分集中於他們手中,這個社會很難延續下去。資本家對資本主義的衰落有着本能的恐懼;美國白人對少數族裔人口急劇增長有着本能的恐懼;美國整個社會對新興大國的崛起充滿了恐懼;所有這一切疊加的恐懼構成了當下美國的基本心態。

  恐懼滋生仇恨,仇恨引發戰爭,這是歷史的規律。有人擔心美國在未來三、五年走向內戰,也有人擔心美國正在尋求外戰。至少特朗普還在努力當一個「建設總統」,對盟國收保護費的興趣遠大於戰爭,這恐怕也是特朗普帶給世界的一大意外。

  綜觀資本主義的發展史,美英等國在經歷了多次改良之後,又一次來到了十字路口。在這次全球抗疫統考中沒有及格。英國「群體免疫」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思想遭到全世界的譴責;桑德斯提出的民主社會主義理論在美國廣大年輕人中獲得廣泛響應,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儘管華爾街對民主社會主義有着本能的恐懼,但是美國青年人卻擁抱這些思想,不能不引發我們的深刻反思。

  年輕人代表着未來,代表着希望。在利益固化的社會中,年輕人面對難以突破的天花板,有抱怨、有牢騷可以理解,但最重要的是採取建設性的態度,伸出勤勞的雙手,共同建設這個家園,而不是自暴自棄。

  亡羊補牢猶未晚矣!從現在開始,香港人需要真心把祖國的苦難史和奮鬥史裝進心裏,才會與歷史一樣變得厚重與深沉,在成長的道路上才不會變得輕飄飄,否則被西方牽着鼻子走還以為站在正確的一邊,這才是真正的悲哀。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