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公評世界\美國從衰落走向墮落快了點\周德武

時間:2020-05-23 04:24:34來源:大公報

  衡量大國的興衰有很多指標,有經濟、軍事、科技等硬參數,也有政治及制度、文化、人力資源等軟指標。從歷史經驗來看,一國是否衰落有兩個重要特徵:一是守成國對崛起國充滿恐懼,進而導致其戰略犯錯;二是守成國越來越難以負擔其維護霸權的成本。正像《大國的興衰》一書作者保羅.肯尼迪所言,守成大國不是被對手打敗的,而是被維護霸權的成本拖垮的。當下美國的種種表現為「美國衰落論」作了形象的註腳。

  特朗普的上台是白人世界的最後輓歌,也是美國政治走向衰敗的重要標誌。不僅因為特朗普第一次以製造分裂而不是團結的方式領導國家,而且美國選民也突破了對美國領導人的基本道德要求,無論你是一個撒謊者還是女性歧視者,只要能把美國重新變白就行。

  奧巴馬作為一名黑人入主白宮,顛覆了美國歷史,引起了白人世界的極度恐慌,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分裂。毫不誇張地說,奧巴馬執政的八年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最難熬的八年。從奧巴馬上任的第一天起,共和黨內的自由主義者、保護主義者及右翼激進人士就下決心讓這位黑人總統寸步難行。共和黨內興起的「新茶黨運動」成為右翼民粹主義發泄不滿的舞台,也是美國國家走向分裂的重要破壞力量。共和黨在這股力量的牽引下,完成了歷史性的蛻變。

  特朗普正是披着共和黨的外衣,成功地利用了民粹主義、種族主義和移民問題,獲得了白人世界的堅定支持。團結全美人民的目標成了奧巴馬的奢望,以至於他在離開白宮時不斷警告,「美國不能退縮到各自的族群中去,這不是國家正確的發展方向」。

  特朗普上台之後,採取了全盤否定奧巴馬的政策,連白宮負責公共衛生協調事務的職位也被特朗普撤掉。新冠疫情暴發之後,特朗普此舉倍受外界的指責。

  姑且不論特朗普此次抗擊疫情不力對美國政治和國際形象所造成的傷害,但就美對華為趕盡殺絕的做法而言,已經完全背離了市場經濟法則。美採取行政手法直接干預,表面看,美這一招令華為十分被動,但從長遠而言,這個做法對美國國家競爭力的傷害也是巨大的:一是失去中國龐大市場,公司利潤減少,美企業的研發資金受到影響。二是向全世界拉響了警報:美國是一個不可靠的國家。美國靠下三爛的手段想贏得5G市場,的確不是一個超級大國應有的做派,這是美國自信心崩塌的開始。

  就科技實力而言,其實硅谷的大量科創人員並不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美國科技實力得益於30年代希特勒錯誤的反猶主義,使得一大批德國科學家遠渡重洋,包括原子彈之父愛因斯坦等。如今信息技術的迭代非常快,美國擁有的技術不可能鎖在保險櫃中,否則就會像柯達公司一樣,把自己發明的數碼相機鎖在保險箱中,初衷是防止對膠卷形成衝擊,結果卻不可避免地走向破產。一個公司如此,一個國家也逃脫不了這樣的科技發展邏輯。

  就軍事同盟體系而言,美為維護霸權所帶來的巨額軍事負擔讓其越來越難以承受,迫使特朗普不得不向盟國收取「保護費」。法國總統馬克龍2019年感嘆:「北約已死」,「西方主導的霸權行將結束」,從一個側面揭示了美歐之間的矛盾。雖然美國依然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力,但是美國依賴的盟友體系卻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鬆動,這是美國走向衰落的另一佐證。

  就經濟層面而論,美國的GDP總量仍呈上升勢頭,但是增速放緩,過去10年的平均增長率不到2%,且呈現出巨大的債務經濟特徵。美國國債已經突破25.2萬億美元,公私債務達73萬億美元,人均負責22萬美元,美國早已是一個資不抵債的國家。與中、日不同的是,美國債務更多由國際機構持有,換句話說,如果美元的信譽出現問題,將是美國經濟危機的總爆發。美國一些政客以中國隱瞞疫情為由,正展開對中國的濫訴法律行動,一些美參議員甚至提出《新冠病毒問責法案》,提議凍結中國在美資產、停止支付中國持有國債的本息。這種瘋狂的想法正把美國國家信用推向極其危險的邊緣,如果美國膽敢邁出這一步,將無疑加速美國的衰落。

  歷史是由重大事件串起來的,換句話說,我們正在經歷的重大事件注定要成為歷史的節點和坐標。本世紀以來,美國經歷的三次大危機無疑是美國從巔峰走向衰落的催化劑。911事件的發生,是美國霸權主義登峰造極的產物,反美主義者成了極端恐怖主義者,他們採用不對稱手段對美國實施的一次突襲,敲掉了美國的兩顆門牙(世貿雙子塔),雖有失臉面,但未傷筋動骨,但隨後美國輕率發動的阿富汗戰爭及伊拉克戰爭則讓自己掉進了「帝國的墳墓」。2008年的次貸危機是美國資本家貪婪無度的結果。金融是現代經濟的血液,美國金融出了問題,恰恰說明美國患上了血液病。這一次美國有很大的機會能夠遏制住病毒在美國的蔓延,但美國兩黨纏鬥,彈劾案讓總統分心,年底的大選讓特朗普一直不願意直面疫情。直覺代替了科學,再一次把美國推向了深淵,可見這一次是美國總司令的大腦出現了問題。

  本世紀美國經歷的危機一次比一次重,應對一次比一次差。更差勁的是,特朗普用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通過不斷甩鍋為自己的領導不力開脫。我們本以為互聯網有着強大的記憶功能,謊言重複一千篇仍然是謊言。但是在「後真相時代」,謊言重複一千次居然在美國可以變成「真理」,這不能不顛覆我們的傳統認知。特朗普本人就是這個理論的篤信者和踐行者。從這個意義上說,美國不僅走上了衰落的不歸路,也在墮落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