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公評世界\中國坐標成不了北約的新方向\周德武

時間:2019-12-06 04:29:16來源:大公報

  北約70周年的紀念峰會於4日落幕,也讓英國首相約翰遜鬆了一口氣。北約秘書長在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聲稱,這次峰會很成功,但各國首腦的針鋒相對以及特朗普甩袖而去的慍怒還是讓刻意塑造的團結氛圍遜色不少。

  特朗普雖沒讓東道主約翰遜下不了台,但卻讓法國總統馬克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非常難堪。一個被形容為「無禮、出言不遜」,一個被稱作「兩面人」。可見,特朗普把彈劾的怒火撒到這兩位政治新秀身上。

  有些媒體評論道,此次峰會是德國生法國的氣,法國生土耳其和美國的氣,而特朗普生所有人的氣。不僅僅因為3日晚宴上特魯多背後拿特朗普尋開心,更讓他糟心的是無法說服盟國接受「中國威脅」。儘管峰會發表的聲明寫入了「我們認識到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及其國際政策帶來的機遇和挑戰,需要我們聯合應對」,這是北約歷史上的第一次,但挑戰與威脅並不是同義詞,更何況在挑戰字眼之前還加了「機遇」二字。

  聲明重申了盟國相互支持的立場,指出「俄羅斯的侵略性行動以及各種形式的恐怖主義」仍是北約面臨的主要威脅。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峰會還批准了一份內部報告,強調「將就如何應付中國崛起,出台一個行動方案」。看得出來,在美國的大力游說之下,歐洲盟國對中國的不安和戒心也在同步上升,但現在讓歐洲完全站到反華一邊,時機並不成熟。

  倫敦峰會猶如一個外交肥皂劇。特朗普把怒火燒向了馬克龍,也是在算歷史的舊帳。兩人的握手再次掰起了手腕,特朗普指責馬克龍,「腦死之說」太過分,他嘲笑法國沒有資格批評北約,「自己的國內問題一大堆,看看黃背心運動,看看一年來法國的經濟表現」。

  美國是北約的大腦和指揮中心,「腦死亡」之說顯然是向特朗普表達不滿。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稱,「馬克龍的評價準確定義了目前北約的狀態,可謂是金玉良言」。但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對馬克龍的批評不以為然,「腦死的不是北約,而是馬克龍自己」,「作為北約的成員國,不妨礙與俄羅斯交朋友」。再說了,土耳其手裏還有600多萬中東難民,足以讓整個歐洲閉嘴。

  想當年,法國總統薩爾科齊意氣風發,宣布於2009年3月重返北約軍事一體化機制,法國的「歸隊」成為北約成立60周年的最好禮物,當年4月就在法國召開了北約成立60周年大會。2011年法國還主導了對利比亞的「奧德賽黎明」行動。2016年,奧巴馬在離任前接受福克斯電視台採訪時表示,他八年任期的最大失敗就是對利比亞的戰後安排缺乏規劃,「而薩爾科齊總統忙着在世界吹噓法國的武器」。盲目追隨美國的薩爾科齊不僅沒有贏得其好感,反而變成了奧巴馬嘲笑的對象。

  如果歷史的時針再撥回上個世紀60年代,我們更可清晰窺見「法國民族主義、對大國地位渴求」的基因。戴高樂總統不滿於美國對北約的指揮權壟斷,在爭取美法英「三頭政治」的努力失敗之後,開始逐步退出北約軍事機構。法國主流觀點認為,蘇聯的威脅在減弱,美國的核安全保護傘可靠性存疑,為避免美國軍事擴張可能帶來的牽連、法國政權的合法性遭受進一步侵蝕,戴高樂毅然於1966年徹底退出北約軍事一體化機構,引發了大西洋關係的一次深刻危機。由於擺脫了美國的「控制」,法國的獨立自主政策使其在兩大同盟間左右逢源。在戴高樂的推動之下,法蘇關係迅速改善,中法也建立了外交關係,開創了法國外交史上的一段輝煌。

  有學者認為,馬克龍的所作所為是「戴高樂主義的回歸」。2018年11月,馬克龍提出了建立「歐洲軍隊」的設想,「我們必須擁有一個自我防衛的歐洲,而不是依賴美國」。而2017年G7峰會之後,默克爾總理也曾有感而發,「歐洲依靠別人的日子在一定程度上已經結束了」。特朗普在北約成員國間討要保護費的做法引起越來越多老歐洲國家的強烈反感。不過,默克爾還不想與美國撕破臉皮,她批評馬克龍言辭過於激烈,「我理解你對於顛覆性政治的渴望,但我厭倦了收拾殘局,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把你打碎的杯子黏起來,好讓我們一起可以坐下來喝茶」。70年來,德國一直扮演着「將法國往回拽」的角色。默克爾坦言,北約在維護歐洲和平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我們欠美國一個人情」。

  如果說馬克龍對北約現狀的看法與默克爾存在溫差的話,但在北約未來威脅的認知方面,雙方還是有不少交集。一是主張與俄羅斯對話。二是不主張視中國為北約的新敵人。在某種意義上說,這次聯合聲明得以發表,很大程度上是妥協的產物。有關中國的表述顯然比美國預期的溫和許多。另外,在北約通訊系統建設問題上,並沒有如特朗普所願、直接點華為的名,而是強調「通訊系統建設(5G)的安全性和彈性」。對歐盟來說,中國的軍事威脅根本就不存在,經濟上也是機遇大於挑戰。《環球時報》的評論文章指出,「中國議題成不了挽救北約的呼吸機」,可謂一語中的。

  這次峰會除了強調俄羅斯和恐怖主義是北約威脅之外,還有一點值得關注,即在海、陸、空、網路之後,太空作為北約的第五戰場,這將直接影響北約的新角色定位。北約秘書長強調,「各國領導人同意作為一個聯盟共同解決中國崛起問題,我們必須找到一個鼓勵中國參與軍備控制的方法」。言下之意,中國在太空領域的動作已經納入北約的視野。看來北約應對中國崛起的行動方案,或會細化這方面的內容。把挑戰變為威脅,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北約還會等多久呢?不得不提的一個插曲是,當約翰遜與斯托爾滕貝格在門口迎賓的時候,唯一走錯方向的就是特朗普。這是巧合還是預兆,讓未來的歷史去書寫吧。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