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跟着電影,行走在古羅馬建築裏

時間:2021-01-14 04:23:18來源:大公報

  圖:《羅馬浮世繪》劇照。

  日前,香港深水埗主教山一個巨型羅馬式地下蓄水池結構曝光(見上圖),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提起羅馬建築,它們出現在各大影片中,既體現電影人文情懷,亦能對劇情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本期「東西影畫」借今次全城熱話,回顧一眾導演如何將羅馬建築意象融於光影藝術,繼而拍攝出一部又一部經典之作。\劉 毅

  羅馬建築有其鮮明特色,特別是立柱及拱頂無不凸顯建築的宏大、空間的縱深。而今次在香港發現的古羅馬式建築十分罕見,想來,如果這座蓄水池能被早些發現,香港導演便多了一個新的取景地,足不出戶也能為觀眾呈現羅馬建築之氣勢。

  香港尺土寸金,如何拍出古建築的年代感和真實度?香港導演李仁港做出了一個範例,他曾於二○一四年拍攝電影《天將雄師》,只看劇情設定就覺得是「腦洞大開」:兩位考古人員憑藉霍去病的軍事手冊,在古時漢代西域地區發現古羅馬遺址。原來是霍去病的養子被流放雁門關做苦工,關外突然出現一支古羅馬部隊……

  《金枝玉葉》開  羅馬印象

  因為影片涉及到古羅馬元素,《天將雄師》即以羅馬人曾定居驪靬村(位於甘肅省永昌縣)的傳說為基礎,構建出一個從未在現實出現的古城遺址。雖非寫實,但古城的廣場俱是柱廊、立柱,以及古羅馬神殿一般的廟宇,各拱頂和拱門都準確反映了真實的古羅馬建築師對於古希臘建造風格的推崇。

  提及古羅馬建築,如今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除了巍峨的神殿、高大的羅馬立柱,或是充滿人性惡的鬥獸場,但更多人想到的會是一九五三年的《金枝玉葉》(又譯《羅馬假日》),影片中的遠景鏡頭和大全景多為羅馬的城市風光,在浪漫的氛圍下,從片頭的聖彼得廣場、理髮店旁邊的許願池、威尼斯廣場、萬神殿旁的咖啡館,導演威廉惠勒將羅馬的主要景點準確鑲嵌在每一處重要的情節點,令公主和記者這對跨越階層的愛顯得唯美又順理成章。

  影片中出現了多個羅馬地標式建築,如柯德莉夏萍(又譯奧黛麗.赫本)飾演的安妮公主坐過的「西班牙階梯」,以及二人一起遊玩過的擁有二千多年歷史的羅馬競技場、科斯美汀聖母教堂的古羅馬時代的井蓋│真理之口等,都在片中起到了襯托人物心情、反映情感走向、渲染氛圍的作用。如連綿而上的開闊階梯代表他們相識時的輕鬆快樂、鬥獸場從昔日古羅馬建築的代表淪為一片廢墟,預示偉大也會被摧毀,正如公主與平民的愛,注定無法長久。

  不負羅馬建築之魅力

  在彩色電影時代,羅馬亦可成為一處療傷地,電影《再單身遊記》(又譯《美食、祈禱和戀愛》)女主人公因為不如意的婚姻而選擇周遊世界,途經羅馬時,亦與《金枝玉葉》男女主人公般,去參觀了鬥獸場,繼而從斷壁殘垣中悟到沒有什麼可以永恆不變,重拾了再次上路的決心。又因為女主人公是站在聖天使城堡的觀景台,城市景象一覽無餘,日暮的餘輝映在古建築和女主角身上,渺小的煩惱在眼前的世界面前變得不值一提。銀幕前的觀眾也能從美景中抽身,想一想世界很大,又有什麼苦痛不可跨越?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的美食都不可辜負,那麼對於各導演而言,他們亦不辜負古羅馬建築之魅力,不僅用建築特色去反襯情節,更令其承載人性,展現「人性」;既展現羅馬風情的一面,亦關照生活在這座城市中眾人的浮華人生。意大利導演素雲天奴(又譯索倫蒂諾)拍攝影片《羅馬浮世繪》(又譯《絕美之城》),將人性裹挾在羅馬的建築場景和夏日風貌當中,雖然羅馬建築元素在影片中並不吃重,但墮落和純潔、庸俗和詩意卻不斷交織,形成了居住在羅馬城中浮生若夢的人生。好在男主人公在這場「城市之旅」中找回曾經的自己。

  任何一座城市都有屬於她的氣質,羅馬在活地阿倫(又譯伍迪.艾倫)的鏡頭中,是一個富有動態的存在。電影《情迷羅馬》(又譯《愛在羅馬》)由四個單元小故事組成,如果說《羅馬浮世繪》是講述上流社會的眾生相,《情迷羅馬》則細味平凡人之命運,原本平靜如水的生活被一系列離奇事件打破,眾人該何去何從?而這些生活的荒誕、人性的體現,也是組成羅馬城市印象的一部分。只是相較浪漫、唯美,影片中的羅馬是嘈雜的。

  都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新冠肺炎疫情下,電影人和觀眾都無法如往常一般來去自自如。去年,羅馬將經典影片投射在建築物外牆之上,提醒人們莫失莫忘過去的光影時光。筆者也希望未來有更多本地導演關注香港今次出土的百年古蹟,探究緣何香港會有一座羅馬式蓄水池,拍一部紀錄片就很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