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港聞 > 正文

蕪湖師專初試啼聲

時間:2017-01-12 03:15:30來源:大公網

  圖:蕪湖街景

  隨着公雞大清早的大合奏醒來,想起陶淵明的歸田園居,甚有復得返自然之感。/愛德基金會(香港)總幹事 湯啟康

  早餐前換上運動服,恢復每天的太極鍛煉。跑到圖書館旁的空地,很多老師在練着各種各樣的功法。住在我單元一樓的老師熱情地來打招呼。寒暄後,匆匆完成整個董家楊式太極套路,就趕回公寓準備,在蕪湖師專初試啼聲。

  攜着重甸甸的背包,帶着電腦、投影儀、照相機、浴簾、小棍子和一顆忐忑的心,走進專科二年級的課堂。裏面已經坐得滿滿的,兩個昨天認識的同學已經坐在前排,她們的陽光笑容和響亮的Good morning。給我打了一口強心針。當我開始連接電腦配置,開動投影儀時,班上僅有的幾個男生主動地幫我找電源,用棍子張開浴簾等。其他同學也翻開筆記本,鴉雀無聲期待這華人英語老師,為他們帶來奇跡─啞巴開口。

  溝通困難還沒解決

  流利的BBC口語先聲奪人後,為了打破隔閡,鼓勵使用英語,我邀請他們用英語提問任何問題,包括我本身的也可以。冷不防後排的一個男生劈頭的詢問是我結婚了沒有。我裝作聽錯,就回應說我的女兒還沒結婚,如果他想來港招親,要學好英語口語才行。跟着哄堂大笑,不經意地破冰成功,接着的對答就輕鬆得多。

  美中不足,同學身體語言表明,大部分聽不懂我的回應。我盡量拖慢語速,也邀請聽不明白的同學舉手示意,讓我補充。不過,溝通上的困難明顯還沒解決。但我沒有放棄沉浸的原則,因為理論和經驗說明,只有堅持全英語教授,才能培養好聽力。一個南加州的研究利用了課內偷拍鏡,揭發西班牙裔新移民同學的奇怪行為,當老師交替使用英語和西班牙語教授時,同學總是集中只聽西班牙語部分,一到英語講解時就精神散漫或乾脆不聽,結果學不到英語。這又是個沒有先苦哪有後甜的例子。

  在熒光幕交代過本學期課程後,我用數碼相機請同學拍個人照,幫助我識別他們。本來一切順利,可惜坐在最後排一個女生拒絕要求。帶着流利的美國口音,她抗辯說拍照不啻侵犯私隱,她好像監犯一樣。在我堅持下,張莉莉同學只有就範,因為她是眾多慕名來旁聽的,決心想學好英語的同學。

  連續兩個早課,不彈這調久矣的我,拖着疲乏身軀回休息室。李為民老師早泡了茶在等我,踏入正題,他轉達了同學的意見,請我上課的語速盡量放慢。我猶豫片刻就回應說我不打算放慢,反而會漸進加速,提升同學聽力。我反問他在英國培訓一年,導師有否語速非常地調慢來將就他?他終於明白了我的觀點。可惜地,同學們要到五個星期後,在飯堂一件事件中,才參透我的苦心。

(我在蕪湖的模糊日子.五)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