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經濟 > 正文

理性看待美國減稅 積極推進稅制改革

時間:2017-12-07 03:16:10來源:大公網

  圖:美國稅改方案主要集中於減少企業稅率、降低個人稅負、增加海外稅收三個方面

  美國國會參議院近期通過了特朗普稅改法案,在中國引發強烈反響。有的聲音認為美國此舉將引起全球減稅大潮,有的則認為此舉主要針對中國,從貿易戰轉為稅收戰,進而強烈批判。筆者認為需要理性客觀地看待美國減稅之舉,停留在唇舌之爭而不去思索本質問題,是無實際意義的。\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劉學智

  國與國之間的競爭力並不是簡單的稅制改革能夠改變的,中美稅收體制、財政收支結構,以及影響稅收的產業結構都存在很大差異,不具備簡單的對比性,不能簡單地認為減稅就必然引起稅收戰。我們應該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做好自己的事,要有主動性,而不是在別國採取某項政策之後疲於盲目應對。

  中美稅制差異明顯

  為了促進經濟復甦,全球主要經濟體逐漸將政策重心從貨幣政策轉向財政政策,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正在興起新一輪減稅潮流,美國是其中的領頭羊。從美國參議院通過的減稅法案來看,美國各界對減稅政策持有明顯分歧。一是參議院以51票對49票通過減稅法案,僅僅以2票的微弱優勢通過,表明反對聲音比較大。二是從參議院通過的版本來看,比特朗普政府年初擬定方案的減稅力度有顯著減弱。公司稅從35%降低至20%,而最初的方案計劃降至15%。

  美國稅改方案主要集中於減少企業稅率、降低個人稅負、增加海外稅收三個方面。正面效應是提升美國競爭優勢,吸引美國海外資產回流,促進美國經濟增長。負面效應也較明顯,主要是增加美國財政赤字,可能加重債務風險。針對個人的降稅也被指責降低富人階層稅負,拉大貧富差距。經過初步測算,僅僅公司稅降到20%這一項,第一年將減少美國財政收入約1000億美元左右,之後將逐漸上升到減少2000億美元左右,大幅提升企業盈利水平。值得注意的是,大規模的減稅將促進經濟增長,帶來繳稅基礎擴大。降稅帶來的稅基擴大能否彌補財政收入的減少,目前難以估量。

  不應誇大美國減稅對中國的負面影響。美國和中國分別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中美經貿關係已經非常緊密,美國大幅度減稅將打破兩國企業競爭力平衡,中國必定會受到一定影響。但需要明確的是,美國稅改是對國內財稅制度的改革,屬於國內改革,而不是針對中國所做的對外政策,這一點與301調查有本質區別。因此,受到美國稅改影響的不限於中國,幾乎對所有與美國有經貿投資往來的國家都會帶來影響。此外,國與國之間的競爭力並不是簡單的稅制改革能夠改變的。美國對華投資的企業並不是簡單看重兩國的稅收制度差異,更多的是看重中國廣大的市場空間和各方面要素稟賦。中美經濟結構互補性很強,兩國的產業結構有很大差異,因而美國單純的減稅對中國外資回流美國的影響是有限的。

  中國宏觀稅負感偏重並不簡單地由稅收導致,而是非稅負擔帶來的綜合性稅費感偏重。中美稅收體制、財政收支結構存在很大差異。如果只算稅收負擔,去年中國稅收收入佔GDP的比重為18.5%左右,美國為19%左右,兩國不相上下。但是算上政府性基金收入、各類行政性收費項目以及土地使用權轉讓等廣義財政收入口徑,中國的稅費總額佔GDP的比重接近35%,美國大概在26%左右。即便近幾年中國經濟增速逐漸下降,各年度的非稅收入增速都在兩位數,非稅收入佔財政收入比重逐年上升。非稅收入主要包括專項收入、行政事業性收費、罰沒收入和其他收入,名目繁多的收費項目是中國企業和個人感覺稅負較重的重要原因。

  中國宏觀稅賦可逐漸降低

  中國應該逐漸降低宏觀稅賦,但降稅的出發點是根據我們自己情況開展改革,是為了正確做好自己的事,而不是為了應對美國減稅而被動實施。事實上,中國這幾年一直在推進減稅降費工作,已經實施了包括清理兼併涉企收費、下調「五險一金」繳費率、清理規範政府性基金收費、擴大行政事業性收費免徵範圍、研究開發費用納入稅前抵扣、全面推行營改增等等在內的很多改革措施。客觀上講,美國減稅會令中國的減稅動力更強。但中國要正視美國稅改帶來的影響,不能簡單複製和效仿降稅措施,並且不只是降稅,而是要更為主動、更為全面地推進綜合性改革,全面降低稅費綜合負擔,並且要提升財稅資金使用效率。

  在企業稅費方面,不僅是降稅,還應兼併削減名目繁雜的稅費項目、降低非稅費性質的綜合經營成本。在國際普遍削減稅負的大環境下,可以考慮降低企業所得稅稅率,應該盡早取得實質性進展。近幾年出台大量兼併稅費的措施,但目前涉企收稅和收費項目仍然繁雜眾多,不完全統計至少還有幾十項,應兼併削減簡化。此外,需要改善營商環境降低綜合成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用地用能成本、融資成本、物流成本等綜合成本。

  在個人稅費方面,不僅是提升起徵點,還可以探索開展個人綜合所得稅改革。在現行的個稅體制下,最容易徵收的是工資薪金和中等收入者,不僅加重了個人負擔,還影響消費支出,應該提升個稅起徵點。探索研究綜合所得納稅制度,將家庭教育支出、醫療費用、房貸利息、房租等設置成獨立的扣除項目,在稅前扣除。此外,研究制定調節能力強的各類稅種。例如財產稅、房地產稅、遺產稅、贈與稅等,不但增強稅收的貧富調節能力,還能一定程度彌補企業減稅降費帶來的財政收入減少。

  除了稅費制度改革,更重要的是推進財稅體制改革,提升財稅收支兩方面調節能力。從財稅收入端來看,與美國相比,稅收結構最大的區別是中國的間接稅比重大,美國以直接稅為主。間接稅為主的稅制結構在財富再分配上缺乏公平性,需要糾正稅制結構,直接稅應成稅收大塊頭。從財稅支出端來看,目前的根本問題在於各級財政主體的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不清晰、不合理、不規範。要明確劃分財權事權,建立事權與支出責任相適應的制度安排,輔之以與支出責任相匹配的財力。財稅體制改革應是下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頭戲。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