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财经 > 正文

鍾言讜論/兩黨在華府債務上限的博弈\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鍾正生

時間:2021-10-12 04:28:42來源:大公报

  華盛頓當地時間2021年10月7日,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就政府債務問題暫時達成一致,參議院投票通過了將短期債務上限延長至12月3日,並允許債務限額增加4800億美元,以維持政府正常運轉,避免債務違約。該提案隨後將在眾議院進行投票,並在總統簽字後生效。

  兩黨在債務上限問題上的「中場休息」也使市場投資者鬆了一口氣,風險偏好隨之回升。10月7日當日,道指、標普、納指分別上漲0.98%、0.83%、1.05%,十年期美債收益率上漲近5BP(基點)。

  一、美國政府債務上限的「前世」。美國政府債務上限是指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所能借入的最大金額。債務上限始於1917年,最初的目的其實在於定期檢視政府開支狀況,並在一定範圍內提高政府發債的靈活度。當政府債務觸及上限後,一旦財政部資金耗盡,美國政府將無法繼續履行支付義務,國債也將違約。近年來,債務上限問題已經愈發成為共和黨與民主黨之間政治博弈的工具。這次也未能例外,伴隨着限期的逼近,兩黨之間的明爭暗鬥也逐漸白熱化。

  二、民主黨的「新武器」─預算和解程式。「預算和解程式」(Budget Reconciliation)是使得法案更容易在參議院通過的一種加速立法程式。與一般法案不同,一項「和解法案」只需要簡單多數原則即可在參議院獲得通過。目前民主黨掌管參眾兩院,能夠以簡單多數原則通過「預算和解程式」來最終上調債務上限,但也需承擔相應後果。

  三、本次債務上限問題中的兩黨博弈。根據美國兩黨政策中心(BPC)之前的預測,若債務上限問題得不到解決,美國財政部最早將於10月19日耗盡現金,屆時美國國債將出現違約。9月下旬起兩黨就債務上限問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博弈。目前兩黨僅是對12月3日前的債務問題達成了一致,以避免在此之前政府債務違約。

  四、美國政府的債務上限問題與拜登基建計劃早已捆綁在一起,成為兩黨談判與博弈的「籌碼」。目前,拜登的基建計劃被拆分為了兩部分:

  (1)未來五年內新增5500億美元投資的《兩黨基建法案》(bipartisan infrastructure bill)。主要包含交通、能源等傳統基建專案,該法案獲得了共和黨以及民主黨內溫和派的支持,並於10月1日在參議院投票通過,接下來還需「闖關」眾議院並由總統簽字才能最終生效。該法案可以認為是拜登最初基建計劃中符合民主黨內及兩黨共識的部分,法案落地更加符合共和黨及民主黨溫和派的利益,民主黨可能用此法案的通過換取黨內意見的統一。

  (2)未來十年內總支出高達3.5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涵蓋醫療、教育、住房、環保等多個方面,但目前尚未形成正式法案並提交兩會。該法案可以認為是拜登政府執政理念的主要體現,但受到了共和黨的強烈反對,民主黨內部對此亦有分歧,待民主黨內部達成一致後將通過「預算和解程式」實現。需要注意的是,該法案對應「預算和解程式」的「支出」方面,而提高債務上限對應的是「債務限額」方面,因此二者並不衝突。

  可以說,兩個法案早已與債務上限問題緊密相連:一方面,大規模的支出計劃必然需要通過政府舉債來支撐。儘管拜登一再重申其基建計劃與債務上限「毫無關聯」,但共和黨人並不買賬;另一方面,由於提高債務上限與3.5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都是共和黨反對的對象,若民主黨想要在某一領域尋求與共和黨達成一致,則必然要在另一領域做出妥協。

  五、債務上限問題將走向何方?民主黨實際上有能力獨自解決債務問題,同時也需承擔相應的後果,共和黨也希望看到情況如此發展。我們認為,年內較大概率是兩黨無法達成共識,民主黨使用「預算和解程式」在12月3日前獨自解決債務上限問題。

  六、美國政府債務問題,兩黨均難辭其咎。從本質上來講,政府債台高築都是由於長期的財政收支失衡、經濟增長放緩引起的,現在也是一樣,並非民主黨或共和黨單獨的責任。2020年特朗普和2021年拜登政府的財政「撒錢」,對此均有「貢獻」。總之,就美國「債台高築」而言,任何一黨都脫不了關係。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