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财经 > 正文

鍾言讜論/民營經濟的困境與對策\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鍾正生

時間:2021-09-15 04:28:29來源:大公报

  圖:民營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對於經濟增長、解決就業和穩定社會均具有重要意義。

  民營企業已成為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到「民營企業」這一概念,而以往歷屆黨大會報告中使用的是「非公有制經濟」,充分肯定了民營企業在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中所做出的貢獻。目前民企的生產經營仍處於疫後恢復階段,與國企相比仍有差距。未來政府應在鞏固、做實、做細前期各項政策的基礎上,進一步做好對民企的「固本培元」工作。

  近年來針對中美貿易摩擦、新冠疫情爆發和大宗商品漲價等新形勢、新變化,政策持續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

  2020年正式實施《優化營商環境條例》,持續放寬市場准入,並實行全國統一的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貫徹落實減稅降費政策,通過MPA(宏觀審慎評估體系)、首貸戶比例等考核,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民企集中的中小企業和製造業企業信貸投放。新冠疫情後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處於中下游的製造業民企成本激增,今年7月政治局會議和多次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工作。

  經營壓力大於國企

  雖然出台了一籃子政策支持民營企業,但民營企業的生產經營還處於疫後恢復階段,與國企相比仍有差距。這突出體現在以下幾點:

  第一,民營企業經營性現金流壓力大於國企。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工業企業應收賬款平均回收期能夠反映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現金流情況。2021年7月私營工業企業的這一指標為48.2天,比2019年12月增加4.4天,而同期國有控股工業企業的分別為41.2天和縮短5.3天。這從側面說明:一是,大宗商品供給收縮後,國企議價能力增強;二是,針對房企和城投的結構性緊信用,也讓和這兩類企業有業務往來的私營工業企業,銷售回款變得更加困難。

  第二,民營企業融資成本仍明顯高於國企。降低實體融資成本是近年貨幣政策的重點目標之一,尤其是降低民企和中小企業這些經濟薄弱環節的融資成本。圍繞這一目標出台了相關政策,比如貸款利率錨定LPR(基礎借貸利率)、存款利率自律上限調整、將小微企業服務情況納入MPA考核等,但民營企業融資成本仍比國企高不少。

  第三,民營企業盈利能力弱於國企。國家統計局公布了32個行業今年1月至7月的利潤數據,從兩年平均增速看,呈現出上游、中游原材料、中游製造和下游行業依次遞減的特點。上游的黑色金屬採選業,以及中游的有色金屬冶煉、黑色金屬冶煉,今年1月至7月利潤兩年平均增速都超過30%,這些行業的企業以國企為主;同期有6個行業的利潤兩年平均增速為負,包括木材加工、文娛用品、傢具製造、印刷、紡織服裝和皮革製鞋業,這些行業以民企為主,處於產業鏈下游,面臨着成本上升和需求羸弱的雙重壓制。

  第四,民營企業去槓桿壓力大於國企。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7月私營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為58.3%,高於同期國有控股工業企業的資產負債率57.0%。此外,與2019年12月相比,私營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提高了0.9%,而同期國有控股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降低1%。可見,無論是從資產負債率的絕對水平,還是和疫情前相比的變化幅度看,民營企業當前面臨的去槓桿壓力都比國企大。

  第五,民營企業投資意願尚顯不足。作為市場化主體,民企在擴大投資前,需要考慮投資的收益和成本,通常只有預期投資後能夠獲得一定回報時,民營企業才可能去增加投資。製造業企業以民企為主,今年一、二季度製造業產能利用率分別為77.6%和78.8%,處於歷史同期高位,製造業企業有擴大資本開支的訴求。但實際情況並不樂觀,今年1月至7月製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7.3%、兩年平均增長2.6%,反彈幅度弱於市場預期。筆者認為,拖累製造業投資反彈的因素包括原材料成本上漲、終端需求見頂回落和企業對未來預期不樂觀等。

  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民營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對於經濟增長、解決就業和穩定社會均具有重要意義。針對民營企業近期面臨的困難,應在鞏固、做實、做細前期各項政策的基礎上,根據新形勢、新變化、新挑戰,進一步做好對民企的「固本培元」工作。

  一、重視民營企業反饋,繼續優化營商環境。根據世界銀行發布的《營商環境報告》,中國營商便利度全球排名,從2018年的第78位迅速提高到2020年的第31位。如此大的進步是通過改革實現的,中美貿易摩擦後全國層面開始推進重要的營商環境改革,比如出台一系列減稅降費政策、擴大負面清單覆蓋領域、簡化破產程序和擴大金融開放等。但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營商環境仍有進一步的優化空間。

  二、貨幣和財政政策加大對民企的定向支持。貨幣政策支持民企已取得積極成效,今年二季度末工業企業中長期貸款餘額同比增長25.8%、普惠金融領域貸款餘額同比增長25.5%,均明顯高於同期企事業單位貸款餘額的同比增速10.8%。可在鞏固現有成果的基礎上,進一步通過再貸款、再貼現、擴大MLF(中期借貸便利)抵押品範圍、提高首貸戶考核比重等方式,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支持。但同時也要防範風險,根據實際情況確定考核目標,避免為貸而貸和出現金融機構風險敞口激增的問題。

  三、平衡好長期綠色轉型和短期大宗商品漲價的問題。中國碳排放接近全球總排放的三成,2015年至2019年中國碳排放年均增長1.2%,快於同期全球0.8%的增速;且中國碳達峰到碳中和之間只有三十年,和大多數發達國家相比短得多,因此,中國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任務確實艱巨。但實現這一目標,要以尊重經濟客觀規律為前提,科學制定方案,盡量減少對實體經濟的衝擊。但國內部分行業運動式「減碳」,推動相關品種商品價格大漲,處於中下游的民營企業被動承擔成本上升,對民企的生產、投資和信心都帶來負面衝擊。

  四、擴大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幅度,更好發揮其「自動穩定器」作用。2020年5月底至今,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升值11.5%,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升值6.8%。強勢人民幣降低了出口企業的利潤率,也削弱了中國商品出口競爭力。由於海外疫情擴散和生產尚未恢復,供需缺口下海外市場對中國商品目前仍有較強需求。但隨着海外復工推進,訂單回流是個大趨勢,未來強勢人民幣可能會加速訂單從中國流出。

  五、穩定和提升民營企業家信心。民營企業家作為自負盈虧的主體,對他們來說「信心比黃金更重要」。這體現在數據上就是,製造業投資增速處於上行周期時,多數時候伴隨着製造業企業家信心指數的回升。也就是說,只有他們對未來預期樂觀時,才有可能主動擴大資本開支。前文提到過今年前七個月,有6個製造業下游行業的利潤兩年平均增速仍為負值,盈利還沒有恢復到疫情前水平,這些行業更需政策來呵護信心。

  改善環境 固本培元

  為做好民企的「固本培元」工作,目前亟需做的事情包括:

  一是,明確「三次分配」的自願原則,並形成社會共識。根據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年內大概率會出台《共同富裕行動綱要》,收入分配是實現共同富裕的基礎制度。三次分配可以作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的有益補充,但實施過程中必須以民營企業家等高收入人群的自願為前提,否則可能在推進公平過程中造成效率缺失,而提升效率平穩發展仍是解決中國一切問題的基礎和關鍵。

  二是,改善外部環境,包括修復中美關係、推進「一帶一路」等。改革開放和加入WTO是中國經濟騰飛的基礎,推動外循環,對穩定企業家信心、擴大市場規模和形成創新所需的資本積累都極為重要。

  三是,在規範相關行業發展時,應對行業內的各所有制企業公平對待,避免行業整頓升級為全社會關注的「國進民退」討論。在2018年11月的民營企業家座談會上,習近平主席擲地有聲地指出,「任何否定、懷疑、動搖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言行都不符合黨和國家方針政策,都不要聽、不要信!」這一講話精神需要時刻宣示、不斷強調、認真落實,必能排除噪音、形成共識、讓「所有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謀發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