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财经 > 正文

跛足國會大局已定 蹩腳總統左支右絀

時間:2018-11-09 03:17:32來源:大公報

  圖:美國政治體系中溫和派佔比系統性下降,跛足國會的形成將限制特朗普進行二次稅改

  2018年11月7日,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出爐,民主黨有驚無險重奪眾議院多數,而共和黨則繼續擴大參議院席位優勢。筆者認為,這一結果將成為特朗普任內美國內、外政策邏輯轉變的重要拐點。展望未來,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或出現明顯下降,實際期限利差的上升空間亦將收窄,而受到財政赤字受限的影響,通脹預期也難以出現明顯提升,意味着加息節奏或漸次放緩,長期國債收益率進一步上行幅度將受到限制。\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程實

  考慮到當前美國政治體系中溫和派佔比系統性下降的事實,跛足國會的形成不僅將限制特朗普進行二次稅改,且財政刺激與貿易摩擦之間「安內」與「攘外」內生連續性將被打破。在既有邏輯下,內生增長的強勁勢頭支撐起美國的攘外動能,也為特朗普提供了難得的政策時間窗口。但中期選舉之後,對內政策方面,特朗普要想加大財政刺激力度,一方面受到民主黨對於進一步減稅的掣肘,另一方面也面臨共和黨內反對基建增支的壓力。加之美國經濟已開始出現從周期高位下行的跡象,2019年美國經濟增速或明顯回落。

  內外政策均有變數

  處在周期有利位置的美國經濟並沒有令特朗普逃過「總統的懲罰」(Presidential Penalty,即在中期選舉中總統所在黨派往往會受挫)。時隔八年之後,共和黨終於丟掉眾議院多數優勢,民主黨有驚無險捲土重來。儘管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席位優勢繼續擴大,但考慮到當前美國政治體系中溫和派佔比系統性下降的事實,跛足國會的形成將增加特朗普內、外政策的推進難度。

  近一年以前,正是經過國會投票驚險通過後,特朗普簽署了《減稅和就業法案》,標誌着其「美國優先」的施政理念終於落子實處。當然,中期選舉過後,在共和黨掌控參議院且優勢進一步擴大的背景下,彈劾總統的風險並不會成為真實威脅,特朗普在國內政治博弈中也並未佔盡劣勢,但更多陷入與民主黨的周旋無疑將改變過去兩年其政策理念未受國會實質性阻礙的格局,削減政策落地的便利和效率。

  事實上,回顧近兩年特朗普的執政歷程,其經歷了從初期被建制派普遍反對到稅改落地後迎來支持率頂峰,再到發動貿易摩擦重新陷入爭議的峰迴路轉。中期選舉也可能成為另一個重要的拐點,自此之後,特朗普一方面將真正遭遇到權力的掣肘,另一方面也需要找到新的國內政策支點,不止於兌現競選承諾,進而為連任撈取籌碼,這也為其對外政策主張及姿態調整帶來重要變數。

  從美國政治機制的特徵看,本次中期選舉的結果對特朗普國內政策最直接的衝擊在於財政端,其進一步增加赤字的刺激措施將受到制約:一方面,考慮到民主黨掌控眾議院的事實,特朗普想進行二次減稅面臨直接掣肘;另一方面,共和黨在參議院席位擴大對特朗普基建增支也會有不小的黨內壓力。

  綜上,特朗普國內政策重要支點,即從「減稅」向「增支」的財政刺激接力或面臨斷檔,今年二、三季度,美國實際GDP增速環比折年率分別達4.2%和3.5%,實現了近年來的同期最佳表現。但中期選舉後,稅改的刺激短期內難以進一步放大,而貿易摩擦帶來的不確定性將帶來不小的投資和外需壓力,美國經濟從周期高位回落的壓力或加大。此外,儘管仍未達到危機前中樞水平,但穩健的勞動力市場正在帶動薪資與物價的正向循環,而輸入型通脹也抬高了製造業成本和消費品價格,美國通脹仍處在加速衝頂的階段,貨幣政策緊縮力度近期不會減弱。

  風險偏好有望緩和

  對外政策方面,在貿易授權(TPA)的現實約束下,目前已經談成的《美墨加協定》(USMCA)或有變數,而美國在與歐盟、英國、日本等國的雙邊貿易談判中主動權也將遭到削弱。但從中美貿易來看,經驗表明,一方面民主黨更偏向於支持保護主義,另一方面,日、美歷史上的雙邊貿易磋商長達十餘年,所以中、美博弈進入拐點仍將是當前雙邊貿易摩擦的主導因素。

  儘管當前美國的國家決策某種程度上被特朗普用不同尋常的個人論調和行為所代替,比如其慣用的極限施壓方式,借貿易摩擦換取其他籌碼的意圖等,但在短期內對中國進行「壓力測試」、嘗試重塑全球化貿易規則,長期延緩中國的崛起、維持其引領世界的優勢,將是美國政策菜單上的兩黨共識。

  筆者認為,中美之間的時空之爭對於貿易摩擦短期走向的影響仍遠高於中期選舉結果。具體來看,美國搶的是時間,特朗普力圖用外貿政策高壓盡快贏得主動,而中國爭的是空間,需要在內外風險有共振隱患的情況下實現政策騰挪。但從兩方約束的動態改變看:中期選舉後,美國正在走出「經濟+政策」搭配整體合意的舒適區;中國經濟穩中偏弱,但從「7.31」到「10.31」的政治局會議,政策組合的主動調整力度明顯加大,托底增長、穩定預期的措施將對外部壓力形成緩釋。

  2018年3月以來,隨着中美貿易摩擦逐級加碼,以及由此帶來的地緣局勢的日趨緊張,全球經濟「雙核」的驅動力從宏觀和微觀層面均受到衝擊,政策風險系統性上升、風險偏好顯著下行,這也是全球金融市場震盪加劇的重要原因。筆者認為,在中期選舉和月底的G20峰會之後,全球風險偏好有望在短期波動後邊際緩和。另外,受限於美國經濟增長潛能的下滑,美匯指數或將走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