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瓜 園/人如蘆葦(上)\蓬 山

時間:2021-09-15 04:28:37來源:大公报

  秋風起,天氣涼。城牆根下、護城河邊、濕地公園裏,一叢叢蘆葦開始漸次變黃。當夏日青綠之時,蘆葦淹沒在處處的綠色中,並不起眼。一到初秋,搶先失去水分的莖葉變得消瘦,成熟的花芒卻格外柔軟、稠密、豐腴,隨風搖曳。但卻總有一種小心翼翼、朝不保夕的感覺,可能隨時會被一陣突然發怒的寒風席捲而去。

  正因此,蘆葦變得分外多情、深刻,令人傷感、敬佩、共情。很多詩人、哲人被這一幕打動。「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在文學與美感的源頭,給人以啟蒙。多少人窮畢生之力去追求,但溯洄從之,道阻且長。蘆葦的蒼蒼之色、柔柔之狀,正是這一切甜蜜苦痛最好的底版。

  達摩祖師折一根蘆葦投入江中,輕若鴻毛,飄然渡過。人生的沉重與輕盈,絕境與希望,逼仄與豁然,都於這一葦之中,有琢磨品味不盡的意境。儒家學者曾旁徵博引,來解釋「一葦」乃是一束蘆葦紮成的桴筏,並不是一根。這或許符合實情,但如此掉書袋的刻板,了無生趣,令人生厭,簡直是點金成鐵。

  帕斯卡更提出了那個舉世聞名的命題:人是一根會思考的蘆葦。人就像蘆葦一樣脆弱無比,輕輕一掰就能折斷,卻能夠靠思想包羅宇宙。尊嚴、信仰,時間、空間,理性、感性,都因此變得豐盈而堅韌。渺小與偉大、柔弱與堅強,竟然不是對立而是統一的。

  有人覺得帕斯卡的散文太過雞湯,這因境遇性情而異。用手掌劃過蘆葦輕柔的絲芒,手心和心裏都感到癢癢的。帕斯卡的話也是這樣撓到人的柔軟區。人既要像蘆葦那樣正視自己的平凡,虛無與淒涼也在所難免,但仍要為自己能夠作為一個獨一無二的存在,站在大地上,而感到驕傲。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