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樂問集/從港樂後台說起(續篇)\周光蓁

時間:2020-10-26 04:24:08來源:大公報

  上周本欄澄清一些關於香港管弦樂團全體樂師進入竹篙灣檢疫中心(附圖)隔離的傳言,以及特約樂師因同台演出而被牽連,無償隔離等。不知是否巧合,文章見報後幾小時,特約樂師獲樂團通知,將會得到賠償,真為那八位無辜被困兩周的音樂家高興。

  轉眼十四天的隔離已於前天結束,近百樂師得以安全回家。據悉隔離期間各人接受多次檢測,包括確診低音單簧管樂師的妻子和女兒以至家傭,結果對病毒全屬陰性,實在萬幸。可是兩星期單獨隔離對精神上的壓力,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可復原。11月7日由早已來港完成隔離的音樂總監梵志登指揮的首場演出,到執筆的這一刻還未決定。

  對於樂師們被隔離十四天,個人深表同情。既然被官方定性為「緊密接觸者」,他們亦無奈接受隔離事實,而家人也需接受檢測,結果陰性才讓上班、上學。隔離期間不少上網度日,把照片、心情在社交媒體作分享、交流,此乃人之常情。但卻引來管理層下令,任何與媒體聯絡,都必須通知行政部門,由部門處理。

  平心而論,樂師們不是賣身給樂團,說一句話都要得到批准或代言。作為音樂家,他們富於表達情感,也需要表達的渠道,而所表達的,不一定是負面的,但卻代表他們因工作而人身自由受影響所發出的聲音。在二十一世紀的這個國際都會,如此禁令頗為匪夷所思。老實說,行政部門一位也不用隔離,他們又如何反映得了在營中樂師們的感受呢?

  兩位行政部門主管上周在電台接受訪問,談及被隔離的樂師們,真的不知道為何如此輕鬆,十二分鐘的訪問,不完全記錄的笑聲至少五次。我也不厭其煩,多次問及樂團會否開記者招待會直接與傳媒對話,以專業的資訊以正視聽,為無辜的樂師們作澄清。可惜樂團方一直支吾以對。

  後來收到一則短訊,引用樂團高層說:「媒體你不去理他的話,兩三天別人就會忘記了,這個事情就會成為歷史,被遺忘了。」難怪有專家認為港樂危機處理的能力是零。

逢周一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