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食 色\厚道普洱\判 答

時間:2020-08-19 04:24:19來源:大公報

  吃港式早茶,落座第一件事不是點菜,而是點茶。這奇妙的程序有些像人與人的交往,即便對彼此的來意心知肚明,也至少要有個禮貌的開場,是為寒暄,也是為尊重和留白。是旅者還是本地客,是老油條還是行家,一開口便知真假。想不出錯,普洱功不可沒。不俗不膩,不卑不亢,最重要是平價仍能品到精華,在高深莫測的茶文化裏,算是相當厚道。

  普洱的厚道,還在於誠不欺我。當你還為哪片才是龍井的新芽、哪一口才是金駿眉的考究一頭霧水時,這捧茶的標準,最起碼言之有物,駕輕就熟。拿本港一眾早茶店舉例,多數都會選用熟普洱,氣味是陳香,湯色出暗紅,細細看去像棗子,喝下去的濃烈程度較視覺效果溫和得多,反而有股清甜「回甘」;相比之下,生普洱年限短,外形墨綠湯色橙亮,入口一瞬的微澀跟綠茶似曾相識,因為所含茶多酚豐富,所以刺激性也比較強。

  跟內地的茶文化有別,早茶的茶一出生就注定是配角,一籠籠的點心走在它前頭,一句句家常閒聊也走在它前頭。大概也是這個原因,讓普洱沒架子、不苛刻,溫溫柔柔地跟着圓桌轉到食客們眼前,下意識地添一杯,喝一口,就又是一縷安慰。除了飲用,其實也有不少大廚拿它入菜,瞄準其解油膩、清腸胃的本領,烹調肉類堪稱絕招。我們最熟悉的茶香排骨,就是用普洱的清香降伏了豬肉的不馴;而普洱熏乳鴿,則巧妙地借「熏」的手法,讓茶味深入肌理,跟燒乳鴿相比,一個豐腴一個克制,別有一種情調。

  飲茶吃點心都是尋常,將它做成佳餚入饌,也並非心血來潮。但終究要感激是本尊「與人為善」,否則即便有心,也只能望塵莫及,幽幽地說一句:打擾。

逢周二、三、四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