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過眼錄\林曼叔\劉 俊

時間:2020-08-04 04:24:04來源:大公報

  已經記不得是在一個什麼場合認識林曼叔的了──顯然認識他時沒有留下特別深的印象。但自從認識他後,他主編的香港《文學評論》(不是內地的《文學評論》)便源源不斷地寄送過來,再後來一套他主編的《香港文學研究叢書》也陸續寄達──這樣川流不息地寄刊物寄資料,對林曼叔想印象不深都不可能了。

  聯繫漸多,對林曼叔的了解也逐步深入。原來他不但是《文學評論》總編輯,還是香港的魯迅研究專家;他不但主撰了境外第一部《中國當代文學史稿》,而且還寫香港文學評論,參編《香港文學大系》甚至寫小說……從文學出版到文學研究,從文學創作到文學史撰寫,林曼叔確是一個文學多面手。

  這個「多面手」在香港卻又是個「獨行俠」。他以一己之力編《文學評論》,並在學術道路上踽踽獨行。除了撰寫中國當代文學史,他的《魯迅論稿》和《香港魯迅研究史》視角獨特,論述精當,厚厚一大冊《香港魯迅研究資料匯編》剔抉扒梳,史料珍貴,這些都體現了魯迅研究「香港視野」無可取代的價值,然而他所做的這一切,在香港似乎並不受學界重視,倒是一些內地學者對他的這些成果給予了肯定:古遠清說《中國當代文學史稿》「給後人編大陸當代文學史,提供了參照系」;陳漱渝說他的《魯迅論稿》是在「啃硬骨頭」;凌逾則說《魯迅論稿》和《香港魯迅研究史》拓展了「香港與魯迅」的世界。內地學者的評說,想來給在香港埋頭研究學術的林曼叔不少安慰吧。

  「獨行俠」林曼叔在香港是寂寞的。相識後我在內地和香港又數次和他相遇,看他總有點鬱鬱寡歡的樣子。好在林曼叔十分堅毅,不屈不撓,堅持做自己的事,一編就是十年的《文學評論》以及五卷本《林曼叔文集》就是明證。對於香港文學,他一肚子的掌故,可惜這些都還沒來得及整理發表,他就突然離去了,迄今已一年餘。我在想,如果《林曼叔文集》還有一卷是專門談香港文學歷史的,那該多好!

逢周二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