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診所牆上的「德」/趙 陽

時間:2020-05-27 04:24:28來源:大公報

  許醫生的診所,開在上環的鬧市裏。永吉街不長,三三兩兩賣小東小西的路邊攤,將本不寬敞的街面佔去大半,每個星期一,放工後的黃昏時分,我會循着路邊攤的光亮,一個一個數過去,然後在一個賣泰國手工藝品的攤位前左轉,上樓,去看許醫生。

  起初,找到許醫生,是為了「救急」:公司裏的空調吹得又凍又狠,我偏偏因為趕一個緊急的文件定定地坐了一整天。放工時,脖子忽然動彈不得。於是在臉書上向上環的街坊求救,很快就有人推薦了許醫生的樂健堂。那日,許醫生找準了穴位,針灸了不到一個鐘,我的症狀就大大緩解,回到家中,又遵醫囑熱敷了一陣,當晚安心入眠。

  有了這樣的第一次,漸漸地去的次數就多了。診所不大,但布置得很溫馨:進門之後,右手是藥櫃,紅色的原木質樸大氣,看着就讓人踏實;許醫生看病人的房間大概百呎,桌上除了電腦和一些必要的器具,最惹眼的就是一些木質的小玩偶,日本動漫裏的造型,煞是好看,任是多麼緊張的情緒,都會被這些小小的玩偶分散了注意力而得到緩解。

  許醫生話不多,聲音也比較輕,但我總能在他為我做治療的動作中感受到一份細心和暖意。推拿治療按穴位有時會讓我疼痛難忍,他說,「來,跟我說粵語,一、二、三……」我驚訝:你怎知我在學粵語?「因為我感到你講話時有講粵語的慾望,卻因為害羞吞了回去。」於是,每一次做推拿,跟他用粵語數着從一到十,竟多了一份趣味,疼痛似少了許多。

  來港五年,也去看過不少中醫,但許醫生讓我體驗到治病救人之外的況味,他的診金和藥費幾年都未變過。診所牆上那個大大的「德」字,似一汪清泉,像極了許醫生的眼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