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雲端藏書樓\胡一峰

時間:2020-05-11 04:24:13來源:大公報

  藏書自古便是風雅之事。而藏書家非有累世之積,難得大成。近代以來,公共圖書館、博物館興起,私人藏書趨於凋敝。翻看近世書林軼事,只見私家藏書樓之倒掉,很少見有新的崛起。

  我平時也喜搜羅書籍,稱不上藏書,也沒什麼珍本秘籍。上學時沒錢買書,工作之後手頭稍寬,又愁無處放書。於是,轉而在網上尋找電子書。可惜,真正的電子書興起年頭還不長,種類也不多,學術方面的書就更少。一些印行年代稍早的書,並沒有電子版,如果有,多半是私下翻拍製作,類於盜版。我見過專事出售舊版書、絕版書電子版之網站,所藏之豐,嘆為觀止。需要某一本書時,在線交款,不需多時,便自動生成下載鏈接。

  就古籍而言,這也算是好事。但新書電子版在網上流傳,甚至出售,必對作者造成傷害,若是小說或其他暢銷書,更是如此。曾看到一則消息,有個圖書館的員工利用館中庫藏,拍攝製作了不少電子書牟利,客觀上或有利於書籍傳播,但監守自盜,實在大不應該。

  就我個人體驗而論,電子書實為無奈之舉,屏幕上讀書,總覺得隔了一層,到底隔了什麼,卻又說不出來,說到底恐怕還是個人閱讀積習。不過,電子閱讀實乃大勢所趨。就像現在仍有人偏愛手工縫製的衣裳,但對於普通人而言,機器成衣才是日常穿着的主流。

  既然如此,建設雲端的藏書樓,專事收藏電子資料,尤其是前電子時代資料之數據化,實有必要。當然,除了版權帶來的法律和道德問題,這裏也還有技術問題。科技昌明之今日,很多道德問題或法律問題,也可通過技術手段解決。

  比如,以我有限的「腦洞」,也想到可設計一種專門的閱讀軟件,用戶實名註冊,「借走」之書,只可憑藉閱讀軟件讀之,無法複製,也無法轉移,且設定閱讀時限,過期便無法打開。如此,讀書人坐擁書城,幸莫大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