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雁南飛\我們需要這樣的古裝劇\楊勁松

時間:2020-02-24 04:24:04來源:大公報

  看了去年受觀眾好評的電視劇《慶餘年》,編導從貓膩(作者)的原著小說龐大文學體系中抓住核心,將范閒、慶帝等人物進行了鮮明扎實的影像塑造,用穿越的戲劇模式,突破了古裝劇既定的價值觀表達。古裝劇是在歷史背景下的藝術虛構,既有金庸武俠血液裏生長的江湖俠義,也融入了奪嫡爭權與后宮爭愛這兩大宮鬥主題,貫穿在《還珠格格》、《金枝欲孽》、《宮》、《甄嬛傳》、《步步驚心》、《琅琊榜》等不同時期的熱播劇中。穿越與歷史架空提升了古裝劇表達方式,而表現美學上的突破也使得《琅琊榜》風靡一時。

  《慶餘年》首先突破的是穿越的戲劇結構技巧,范閒帶到另一時空的不是現代生活的零碎與小情小調,而是《紅樓夢》與唐宋詩篇,以及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後的現代思想下的歷史觀與價值觀。特別是兩國夜宴,范閒醉詠唐詩宋詞大戰莊墨韓,蕩氣迴腸,可謂全劇華彩;而莊墨韓因此與范閒成為忘年交,在生命最後時光,他仍在批註那些詩詞,與范閒最後一面,喟嘆的仍是對璀璨文化的敬仰與自省。范閒生母的那封信,以及她給監察院題的碑文,閃耀是人權平等的現代思想,這種思想已融入范閒骨髓,滕梓荊的死成為他將此思想外化的戲劇事件,並仍將貫穿該劇的第二季,他的敵人將是封建皇權的代言人慶帝。

  現代思想燭照古代時空,與《慶餘年》比肩的是《延禧攻略》。于正扔掉穿越枴杖,讓魏瓔珞與袁春望這對平民青年對乾隆的復仇成為一條主線,以親情藐視皇權,魏瓔珞不自覺的現代意識使其成為后宮劇裏最獨特的藝術形象,贏得觀眾。我們需要這樣的古裝劇。

逢周一、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