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微言錄\我的革命\葦 鳴

時間:2020-01-20 04:24:14來源:大公報

  我們的父母那一輩人,一般都比較強勢。他們多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成長於憂患和戰火之中,人生歷練比較豐富,也比較現實。我的父母便是如此。

  父母親因為自身的人生際遇,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從內地移居港澳後,可說是吃盡了苦頭,他們歸咎為自己的用非所學。於是對我從小到大都灌輸重理輕文的思想,老說什麼學文的會「餓死」等等,要求我一定要讀理科,追求將來能賺錢「養家餬口」。他們的理想是我成為「發三師」之一,意即醫生、工程師或建築師,因為這三師收入穩定和生活無憂。因此,我自初中升高中時,選的便是理科。那年代讀理科總成績可是要排前列才行的;而我,一向數理化生成績都挺好,高中起還增修了附加數學(即難度更大的高等數學,與數學分別為兩門獨立的科目)。我附數的成績大概在九十二分左右,其他理科也很好,尤其是數學和生物。這情況一直到中學會考前都很穩定。

  但是,我很早已知道自己真正喜歡學什麼。理工科雖能應付,但一點都沒有學習的滿足感。我只有在圖書館看文史哲藝類書籍的時候,或是在打球的時候,才覺得自己是自己。我知道不容易跨過父母親這一道坎,不可能說服他們。因此,我決定利用會考這個公開試一次過定生死的特點,來一次革命。除了理科班常規的數理化生中英文,加上附數外,我還報考了自修的中史和宗教這兩門,壓力不可謂不大。這還不夠,必須破釜沉舟以彰顯決心:於是我在理化生附數這四門幾乎是交白卷的,只認真考了升讀大學預科必須合格的中英數,加上中史和宗教共五科。最後就憑着僅這五門較優良的成績,得以順利升讀預科的文科班。父母親和老師們都很意外和無奈。母親說:「你這招很絕,以後好自為之吧。」

  此後數十年,母親久不久還要問我一下缺不缺錢。她其實是個慈母。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