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與歲月\秋 語\凡 心

時間:2019-09-09 04:24:21來源:大公報

  立了秋,天氣該進入了秋涼秋爽,把在苦夏濡熱中熬了數月的人們打救出來。然而白天快餐店還是湧進了大量嘆冷氣的人群,晚間各家空調仍在徹夜「嗡嗡」,秋涼還未進入到千家萬戶。

  「秋」常是文人筆下的主題。古人對「秋」多懷悲愴,認為是進入一年之末了,大地萬物掙扎的是生命之尾聲。即使是絢麗秋景,如萬山盡紅,層林遍金,也只是垂死前的燦爛,然後入冬。北方的「冬」,意味的是凋零肅殺,寂寥死亡。

  宋玉《九辨》中的「秋」是: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杜甫的「秋」是:萬里悲秋常作客;歐陽修的「秋」是:噫嘻悲哉!此秋聲也;秋瑾的「秋」是:秋風秋雨愁煞人;香港流行曲的「秋」是:秋來也秋去,秋風教人掉眼淚……

  這些文字的「秋」,主調是「悲」,為文學史留下「悲秋情結」一說。

  蘇東坡也寫過許多「秋」,貫串他的大氣豪放,他的特立獨行,是秋裏有酒,酒裏有秋。他的《中秋》寫道:「我醉拍手狂歌,舉杯邀月,對影成三客」。最反俗的,是寫《陋室銘》的劉禹錫,他《秋詞》中的「秋」,表現了別種氣韻:「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大師筆下,詩畫共融,同於一框。

  早年讀過作家峻青的散文集《秋色賦》,領悟到徹底反「悲秋」的情懷。他的「秋」毫無頹色,反現壯美、更見豁達,是斑斕「金秋」。那種色彩與年輕的心境一拍即合,很是喜歡。峻青前不久已老去,他的《秋色賦》一度是我的床頭讀本,記得還從中選過同名篇章做誦材參加比賽,至今還記得《秋色賦》暗桃紅的封面。

  對秋的整體感悟,見出文人的閱歷、氣質及才華。

  出生於金秋,入秋常懷生命之始的雀躍。惟是今年,秋在心中沉澱了一腔愁緒,剪不斷,理還亂。畢竟是生活在香港的秋裏,這個秋有多少秋風秋雨,心內也就有多少秋思秋愁!

fanxinw@hotmail.com

逢周一、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