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雁南飛/每到花時不在家/楊勁松

時間:2019-07-12 03:03:29來源:大公報

  上周在南京認識一位六○後大哥,他是江蘇蘇北人,年輕時參軍,部隊所在地離家一小時路程,他當年願望就是先保家再衛國。一九八三年退役復員到了南京日報社的印刷廠,當年南京日報社在最繁華的新街口,印刷還是鉛字排版,子夜上班、清晨下班,報紙隨着朝陽從市中心散發到整個城市。與報社緊鄰的還有百花劇場、勝利電影院等,如今這批文化建築已蕩然無存,取代的是南京最大的商業中心德基廣場,德基將原勝利電影院的門面裝飾在外牆上,算是對當年文化的一種紀念。當年,市中心集中的都是影劇院、報社等文化傳媒機構,新街口還有延安劇場等,現僅存民國建築大華電影院,其他都被商業新樓群淹埋。

  從市中心遷出的文化傳媒機構都落戶到了新區,九十年代南京城區擴到龍蟠路,南京日報與南京電視台就到了那裏蓋了新樓,如今城區擴到河西新城,報社都遷到了河西。河西最大的文化設施當屬江蘇大劇院,大會堂、歌劇廳、劇場與音樂廳等俱全,佔地面積二十七萬平方米,這個亞洲最大的劇院綜合體,讓市中心的原南京人民大會堂等失去了七十多年的中心地位,民國老建築逐漸僅存文物功能。

  行走南京河西新城,恍若上海浦東或深圳。金陵風情,藏於老城區散落的大會堂、影院、教堂、銀行、郵局等民國建築。當年鬧市口都有郵局,新街口中心唯一沒拆並仍在使用的老建築就是郵局,夫子廟壹路公交終點站旁的郵局也是民國建築,依然見證着城市變遷。「雲暗山橫日欲斜,郵亭下馬對殘花;自從身逐征西府,每到花時不在家」,古時郵亭驛站,如今的老郵局,在互聯網時代,都成了游子的鄉愁。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