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花世/梵高邂逅李清照/步 美

時間:2019-05-12 03:17:56來源:大公報

  我問一個朋友:對吳冠中的畫最深的印象是什麼?他只說了三個字:點和線。吳先生百年誕辰之際,中國美術館近日展出他捐贈的近六十幅畫作,讓我充分領略了點和線之美。

  就像著名的《春風又綠江南岸》,紅、黃、綠、粉、黑,各種顏色,大大小小,信手亂點在自由飛舞的萬千柔枝中間。整個畫面密密匝匝,卻絲毫不混亂。還有《留的殘荷荷聽雨聲》,同樣是最古典的中國文學意境,也僅用了不同比例的黑色線條和點塊就淋漓盡致地呈現出來。極度抽象,而又讓人覺得極度形象,蓋因為對美作了高度的提煉。

  而有的畫,卻是極簡主義的。《橫空》的畫面,只有寬的窄的、濃的淡的三條線,其餘全是空白,但沒有一寸讓人覺得是空洞的。那空白裏,彷彿有水在流淌,有風在呼嘯,有萬類霜天,有宇宙洪荒,是凝結而又超越了「本來無一物」的感受。不吝嗇於大片的重複和大塊的留白,普通的畫匠這麼做,往往會顯得呆滯或流於浮誇輕率,但是吳冠中畫中游弋的靈動,讓人不得不讚嘆:這就是天才。

  吳先生在一幅畫的旁白中寫道「十年一覺方莊夢」,方莊是他在北京的居所。這令我感到分外親切。在巴黎時,我常常前往吳先生學藝的蒙馬特,回北京後也住在方莊附近。中西合璧的積澱,讓吳冠中能用梵高式的濃烈渲染出「秋雨梧桐落葉時」的哀婉,也可用莫奈的筆法,來點綴「蓮葉何田田」的靜美。

  那幅耀眼的《秋無限》,金黃的梧桐樹如泣如怒亦如訴,也是東西方藝術之水共同澆灌才發出的光華。「梵高豈能邂逅李清照,但烈性與柔情,兩個幽靈卻都在我的同一畫幅中穿梭,飄去,讀了李清照詞和梵高向日葵,見了我所繪梧桐,或有所思。」就是吳冠中的感悟。

  henrydine7473@gmail.com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