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筆記新說/嘴仗打死人/陸布衣

時間:2019-03-19 03:18:10來源:大公報

吳中人,伍寧方,原來做憲使,剛直嫉惡。後來,他眼睛不好,在家賦閒。家居無聊,他寫了一本書,叫《林居漫錄》,分前集、後集、外集。書的大部分內容,都是評論時事和人物的。

評論人和事,都有自己的立場,有時就會帶有個人偏見。

他評官員賀燦然,就鬧出很大的動靜,出了人命。

賀官員,對於伍評自己的章節,很不滿,於是,就寫了一本《漫錄評正》,反擊伍。賀認為,伍的書,沒有一句屬實,極力為自己辯駁,認為自己有功於國家。伍認為,賀文過飾非,又寫了《駁漫錄評正》,反擊賀,且語詞更加嚴厲。賀不能承受,又寫了《駁駁漫錄評正》,用語也很過分,街頭吵架的話都用上了。

伍在地方上,很高名望,大家都對賀的做法不滿,紛紛要求伍再反駁,於是,伍又寫了本《漫錄三駁評正》,引經據典,詳細深刻,有人感到大快人心,有人也認為太過分了。賀年紀大,且又生病,他看到伍的「三駁」,氣得大哭,一口血噴上來,一句話也說不出,更不用說再寫書反駁,沒過多少時間就死掉了。

文字能殺人,這是常見的。好的文字能捧死人,惡的文字也能氣死人。其實,文字無所謂好壞,它只是表義工具而已。

伍的眼睛裏,揉不得沙子,賀行事做人,確實也有許多不妥的地方,伍評賀,一開始還是正常的文藝批評,但評着評着,就慢慢變味了,雙方一邊反擊,一邊批評,火藥味越來越濃,都擺出有力證據,都使盡吃奶力氣,都想將對方一槍斃命,兩虎相爭,定有一傷,果然。

這樣的紛爭,常常會偏離初衷,善意的也會漸進變成惡意的,最後升級成什麼樣,很多人無法預料,就連當事人雙方,也都無法預料。

由此觀之,你死我活,不見得是刺刀白進紅出,文字一樣能成為殺人利器。

逢周二、四、六見報 1164334351@qq.com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