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Baby Bar/克 洋

時間:2019-02-10 03:18:02來源:大公報

  那是個八人房,八個男人佔八張嬰兒床。年紀最小的二十三、四歲,正甜絲絲入睡。最老的大概有七十歲,他與一個貌似孫悟空的大隻佬將黃色方塊、藍色三角和紅色圓球,分別放入黃色、藍色和紅色匣子裏。另一個像技安的胖子自嬰兒床掉下地,悲傷哭泣。

  「乖乖,沒事,不痛吶!」四個保姆將他重新抬上床。

  我的床上吊掛六顆星星。我伸手去抓,但抓不着,只是中指尖碰到,星星便在我眼前蹦來蹦去。三十年前的我也曾經抓星星嗎?當時我穿的,也和今天一樣是天藍色毛絨襯衣嗎?回憶使我微笑。抱我進來那像水野亞美的姑娘撫摸我的額角唱歌:「小寶寶,食蛋糕……」

  正要睡着,鄰床一陣騷亂。原來是那老頭,他尿尿了。尿布超載,地上形成水窪像毒沼。兩個男保姆進來,三兩下手腳替他換好短褲尿布,女保姆拖地噴空氣清新劑。不到五分鐘,房間便恢復正常,與騷亂前一樣。

  不,不一樣。我也想尿了。

  我朝水野亞美看去,想說要去洗手間。但這是不可以的,我只能哭。她夠經驗豐富,立即彎身看我的尿布,卻歪脖子說:「沒尿吶!」我便知在Baby Bar沒有「上廁所」這回事。

  然後孫悟空也尿了,臉不改容地,又一個毒沼。我非常想尿。當然可以走,但又想,既然來了就該留下。忍不住的話,撒吧,本來就該撒。

  而我終究沒能撒。一小時後才直奔洗手間。之後洗澡,換上原來的西裝,繫好領帶,往收銀處走去。

  「體驗如何?」收銀小姐問。

  「完全沒有變成嬰兒,遺憾。」

  「Baby Bar像冥想,因此也講天分,不是誰都可以立即做到。我們保證讓你遠離煩囂,但前提是你要放下自己。你不放下自己,沒有人會放得下你。」

  至理名言。

  「對首次使用服務不順的顧客,本店給予半價優惠。八千日圓,謝謝!」

  「另外,麻煩你給我那個。」

  「哪個?」

  「這叫什麼?吹吹糖?」

  「BB哨子糖。一百五十日圓。」

  「這是我的童年回憶,可以當安慰獎呢。」我說。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