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人類所有問題的答案\米哈

時間:2018-11-08 03:17:02來源:大公報

  今天我們講故事,講一個讓我讀來感到給冒犯了的故事。

  從前,有一位曾經在百老匯迷倒眾生的女藝人,她以表演以男性為主的歌舞雜耍為人所知。她是每年四十周巡迴演出的高票房保證,而她演出的高潮,就在於「當一隻纏滿花朵的鞦韆從空中放下來」,她「笑容滿面地坐上去,腿上那條引人注目的金黃色襪帶即將滑落,成為一條在空中飄盪、人人都想要的獎賞」之時。

  然而,她厭倦這一切,她不享受男士們的歡呼,因為她看透了他們的圖謀不軌,她打從心裏討厭男人,「從要我們去試坐新車的劇場經理,到直呼我們小名的貼海報工」。因此,她決定離開這個醜惡的城市,放棄她的演藝事業,隱姓埋名,到了長島的一個海邊小村,尋找她的真愛,而她找到了。

  她遇上了一名牧師,又高又瘦,「臉長得像畫裏的騎士——就像一位圓桌武士——聲音像大提琴獨奏,還有他那瀟灑的風度」。總之,他「跟觀眾席那些男人完全不同」。

  還有一件事情,令到她,更加更加的愛他。她發現,這位牧師曾經心愛着另一位女士,他們見面十幾次,但從來沒有親近。他們總是保持距離,而他珍惜他們這份距離。牧師心愛那女士,卻一直維持在精神之愛,並且將這份愛寄情在那女士給他的一件小東西之上。他對那信物,珍而重之,放在書房裏的一個小小的花梨木盒裏。

  你猜猜,花梨木盒裏是什麼?就是那一條「引人注目的金黃色襪帶」。

  女主角失望極了,斷言「你只要認清楚一個男人,就會知道天下所有男人都是一個樣!這就是人類所有問題的答案」。作為一名男子,我怎能認同這樣的一個故事呢?作為一名著名的男作家,歐亨利何以要寫這樣的一個〈紀念品〉的故事呢?世界上的男人,怎可能都是一個樣的呢?

  若你問歐亨利和我,有沒有那一個小小的花梨木盒呢?我想,歐亨利會說沒有,我也會說:沒有。我們跟那一位牧師,分別可大了。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