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慢慢的灰飛/米 哈

時間:2018-10-15 03:17:01來源:大公報

  最近,我在翻閱有關九龍城的文字記錄,讀到了郭麗容的小說《城市在慢慢的遠去》,寫於一九九五年,開首是這樣的:「九龍城總給我寒冷、淒清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小時候過年前,母親都帶我們幾兄弟姊妹去九龍城買新衣服,每次踏足那兒都是冬季氣候。由家走去九龍城約半小時,不用花錢乘車。傍晚時分,獅子石道便擺滿售賣衣服的攤子:恤衫、裙子、長褲、外套、風衣、睡袍……」

  「九龍城總給我寒冷、淒清的感覺」,真的嗎?

  我曾經也住在九龍城,就住在獅子石道的唐樓。居住的日子,跟郭麗容的文章相距二十年的時間,而郭麗容筆下的九龍城,又是從三十年前開始寫起。這樣一算,如是者穿過了半個世紀。

  在我的記憶,九龍城就如作者所寫,「步伐比香港其他地區緩慢得多。一眼望去,全是矮矮的五、六層高樓宇,天空低低的。」當時,文章提到的龍崗道郵局,還在,只是寄信的人,不多了;文章提到的出口時裝店,也不多了,但還在,只是裝潢卻像一間潮流品牌時裝店。

  「灰燼,乘着夏天的晚風,在長長的走廊亂舞。我的鄰居家輝,站在走廊看夜色……」如果美國西部的經典畫面是沙漠上的風滾草,那麼九龍城的經典夜景,少不了燒衣紙的灰燼。街上的火光,燒衣成灰,慢慢升高,煙滅在天,又如作者最後的一句:「有天,一切一切都會灰飛、煙滅。有天。」

  一切一切,包括九龍城的舊,也包括城市人的情。當城市寄存了情感,我們害怕城市的遠去,所以步伐比較慢的「九龍城總給我寒冷、淒清的感覺」嗎?或許,真的是,眼見矮矮的樓宇一一消失,換成了一枝一枝的「牙籤樓」,又聽說,那曾經輝煌的大商場,也面臨改建。

  我想,寫作也像燒衣,在一刻之間,將過去與現在,聯繫起來,剎那發光發亮,隨即灰飛煙滅,但至少,有人在寫,有人在記得,有人在懷念。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