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閑話煙雨/王子午鼎\白頭翁

時間:2020-10-29 04:24:08來源:大公報

  一九七八年,河南省南陽市出現罕見大旱,丹江口水庫幾近枯竭。庫水一退數里。一日,一個放羊孩在沙灘上玩,偶然發現了一件綠色青銅器,隨之,三座大型楚墓被發現,出土了一大批國家一級文物,包括著名的雲紋銅尊、蓮鶴方壺等等,其中在二號墓中出土了一套七位一體的列鼎,讓專家們驚嘆不已。

  此列鼎為春秋末期,共有七尊青銅鼎,由大到小排列,氣勢雄偉,莊嚴肅穆。讓人立即聯想到大禹鑄九鼎,九鼎排列起來的威武。列鼎中最大的高六十七厘米,口徑六十六厘米,腹徑六十八厘米。每尊鼎寬體、束腰、平底,口部有一圈厚邊,周圍攀附着六條浮雕夔龍,龍口咬着鼎沿,龍足抓着鼎的腰箍,給人一種欲騰欲飛之感覺。

  經多方考證,鼎內銘文終於得破解。「王子午自鑄銅鼎,以祭先祖文王,進行盟祀,我施德政於民,因而受到尊重,望子孫後代以此為準則。」鼎內八十四字銘文,開篇即是王子午,查楚史資料,王子午又稱子庚,他任楚國令尹。令尹在楚國幾乎相當於宰相,所以才有七鼎列陣陪葬。再查,令尹果然不凡,正是那位春秋五霸,敢問鼎中原的楚莊王之子,王子午,這七尊列鼎至此名正言順,雲:王子午鼎。

  王子午乃楚莊王之五子,英勇善戰,深得其父之愛,常委以重任,上馬出征,下馬理政。據《左傳》記載,王子午擅長謀略,長於運籌,習於征戰。公元前五六○年,楚共王死,吳國認為圖楚可矣,不顧有盟「聞喪不伐」,大舉進攻楚國,妄圖一舉破楚而分其地。楚國有難,王子午領命出征,楚吳大戰。王子午巧施妙計,誘吳軍深入,布下埋伏,吳軍挺進,孤立無援,楚得天時地利人和,伏兵盡出,四面圍殲,吳軍大敗,穩定了楚國局勢,告誡諸侯,楚強不可欺;莊王雖死,其子尚在。

  王子午任楚令尹六年間,南征北伐,東擊西戰,為楚張武,擴地開疆;死後受七大列鼎之禮,足見王子午威武,足見楚之強大。

  細觀王子午鼎,其鑄造工藝更趨嫻熟細膩,在藝術設計上有了新突破,在鼎的設計、造型、裝飾、配置更趨向奢華、美觀、高雅,更注重在禮儀性、祭祀性和高端性上下工夫。春秋時期的鼎,不再追求大、重、穩,而更多表現在靈、巧、新、變上。王子午列鼎最讓人欣賞的是它的束腰,細腰收腹,別具一格。《史記》記載「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故靈王之臣皆以一飯為節,脅息然後帶,扶牆然後起。」莫哂然,此楚王之文化也。楚女纖細之腰亦稱「楚腰」,王子午列鼎楚鼎也,沐浴楚之文化,故亦有「楚腰」,非楚王子午列鼎出土,焉能得識「楚腰」之鼎乎?

  王子午鼎另有一奇觀,鼎口有六龍盤踞,蜷曲盤繞,在夏商周時期未曾見,有虎未見龍。今日方見龍盤鼎口,以鼎而言,楚文化中率先有龍圖騰。六條龍,龍頭伸向鼎口,又恰與鼎蓋邊緣之六個卡口相合,珠聯璧合,實為難得珍品。

  王子午鼎上鑄銘文是被稱為「鳥蟲體」的文字,亦稱為「蟲書」,「鳥蟲篆」,屬於金文中一種特殊的文體。它曾在春秋中後期至戰國時期盛行吳、越、楚等南方諸國。當年出土的越王句踐的青銅劍上就刻有八個這樣的文字,翻譯過來就是「越王鴆淺,自作用劍」,越王句踐之寶劍,只有八個「鳥蟲篆」文字,已然震驚行業,王子午鼎內鑄有八十四個「鳥蟲篆」,其珍貴豈能一言道盡?

(「觀鼎」之七)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