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君子玉言/重陽周記\小 杳

時間:2020-10-28 04:24:17來源:大公報

  圖:「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七十周年主題展覽」現正於北京的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舉行\中新社

  上周幾件事:

  十月二十三日,國家舉行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七十周年大會;同日幾乎同時(北京時間),美國總統大選兩名候選人──七十四歲的共和黨人特朗普與七十七歲的民主黨人拜登進行選前最後一場辯論;二十一日,香港國泰航空宣布本港史上最大規模裁員行動,減員八千五百個(佔總員工約四分之一),同時宣布停運國泰港龍,這間香港首家以本港為基地的航空公司在運營三十五年後壽終正寢。二十日,特區政府公布七月至九月的失業率百分之六點四,為近十六年新高,失業人口約二十六萬。

  周日逢重陽節。按香港習慣,節日逢周日,假期順延一天。三天假期,三分之一處理公務,三分之二與好友相守。

  這個登高望遠,敬拜耆老的時節,不知有多少人因為疫情阻隔,無法躬敬父母,無法與兄弟遍插茱萸沐風賞秋。我只能通過微信,問候遠在異國他鄉的母親。隔着重重凡塵,向天堂中的父輩致意。若父親在世,也已耄耋之年。他們那一代那一批人,曾有着激情燃燒的歲月,留下了那麼多令人感懷不已的故事。我常想,無論我們多麼努力,在他們面前都顯得太過尋常。

  從小我們都是在崇尚英雄的氛圍中長大,基因裏可能比別人多了一種叫作「英雄」的多巴胺。那些從小就耳熟能詳的英雄的名字,不論多少次重溫,總是會淚流滿面:用血肉之軀堵機槍、流盡全身血液的黃繼光,在只剩一個人的情況下、引爆炸藥與敵同歸於盡的楊根思,為完成在前沿陣地潛伏任務烈火焚身巋然不動的邱少雲,雙腿被炸斷仍堅守陣地的孫占元……七十年前十九萬七千多烈士的不屈意志,讓我們明白什麼叫作感天動地,什麼叫作熱血沸騰,什麼叫作血性擔當,什麼叫作民族精神。

  七十年來英雄從未離開過他的部隊,也從未離開過每一個普通百姓的記憶。烈士的英名化作「黃繼光連」「邱少雲連」……所在部隊幾十年來一直保留着他們的床鋪,每天晚上,戰士們集合點名,第一個都是英雄的名字,全連數十名士兵共同回答「到」,「黃繼光」──到!「邱少雲」──「到」,響亮的聲音響徹夜空。就寢的時候,班裏的戰友為英雄打開床鋪;第二天早上,戰友再把床鋪整理好。這些小小的舉動,成了戰士們的一種榮耀,也成了每一個崇尚英雄的普通人的精神寄託,每次呼喚英雄的名字,每個人都會在內心裏大聲回答「到」。

  鮮為人知的是,香港與抗美援朝也有不解之緣。

  新中國成立前後,香港培僑中學有六十多名學生回到內地。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他們當中的二十多人報名參軍,有的去了朝鮮戰場,比如參加空軍的培僑第四屆學生羅耀輝,有的在彭德懷將軍身邊工作多年。參軍後的香港學生被當作人才重點培養。甘星華回憶,一九五一年她剛入部隊,就安排為副排長;馬振鐸入伍時只有十七歲,他回憶:當年學生報名參軍的很多,不過一百人裏大約只有十個才能入伍。他說,為保家衛國而回國參加部隊從不後悔。

  更多香港同胞突破港英封鎖,向內地運送戰地急需物資。霍英東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船隊為新中國運輸禁運物資長達三年之久,他曾憶述:「一九五○年到一九五三年的三年間,我們幾乎晚晚開工。白天聯絡、落貨,晚上開船,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一天都沒有耽誤過。」「當時,我們運的物資有黑鐵皮、橡膠、輪胎、西藥、棉花、紗布……」他自己因此遭到港英當局種種打壓,付出巨大代價。周恩來曾經高度評價,港澳工商界愛國人士在抗美援朝期間衝破封鎖,支援我們,「是患難之交」。二○○○年國家紀念抗美援朝五十周年大會時,霍英東先生作為唯一一位獲邀的香港同胞安排在主席台就座,身邊都是掛滿勳章的抗美援朝老戰士。霍先生說:「當年我或許還不是很清楚,但今天我可以清楚地知道:我是做對了。對這一切,我無怨無悔。」

  有人說,所謂英雄,就是挺身而出、血性擔當的平凡人。他們,是我們這個民族的脊樑。只有崇尚英雄的地方,才會有英雄輩出。

  過去的香港,不乏對國家滿懷深情、慷慨俠義之士;現在的香港,高樓大廈林立,卻少有紀念碑。很多人,或許只願平安終老一生,這無可厚非。但再平凡的人,也該對英雄懷有敬重之心。因為,若無英雄,也就沒有平凡人的歲月靜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